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必须招标的项目 >> 正文

【流年·人间值得】有一个世界(征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金蔓说她是白昼夫妇的CP粉。

他知道那么一点,晚上写完作业后上网查了一下。白昼夫妇出自一个明星真人秀节目,女方名字里有个白字,男方名字里有昼的谐音字,两个人被网友称为白昼夫妇,其实并不是夫妇。CP粉?他忍不住叹出声来。马上传来敲门声,他母亲伸进一张贴着白色面膜的脸,殷勤地问,想要什么?他冷冷地回,不要。门随后关上。网上搜索到CP是英文couple的缩写,表示人物配对关系,两个人的组合。CP粉自然是指这一对两个人的粉丝,一个人的粉丝叫纯粉。他撇了下嘴。

他用了一个周末,把白昼夫妇的明星真人秀已播的前六期节目,看了一遍。白女是国内演员,昼男是来自韩国的歌手。现在明白班里QQ群,金蔓跟几个同学在争什么了。“饭”原来不是吃的食物,是追星的意思。韩饭不是韩国的饭,是韩国明星的粉丝。

他跟金蔓是初中同学,中考结束后他跟父母外出去旅游,没想到会在北京机场遇见。世界那么大,竟然会有这样巧的事。金蔓告诉他说,她母亲是一个韩国明星的超级粉丝,趁放假带着她去北京做应援。应援是给明星助威、打气类的意思。他跟金蔓完全不是一类人,他算是好学生,金蔓不算。他父母都是教师,亲戚也都是本分的文化人。金蔓父母离异,她跟着开有七八家连锁美容院的母亲过。他长相一般,金蔓长得美。两个人站在首都机场陌生的大厅里,像久别重逢的亲人,回来后仍意犹未尽。

父母经常跟他说,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开学到新的高中学校报到,看了榜他才觉着自己幸运,他跟金蔓不仅继续同校还同班。

他听从了金蔓的建议,注册了微博,分别关注了白女和昼男。上传了自己在清华园门前拍的一张照片当头像。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虽然已长出一道淡淡的小胡子,仍是一张小学生的脸。好在神情是近乎冷漠的、孤傲的。金蔓的微博已注册有三年多了,头像是漫画美少女。

周一回校,吃午饭时,他坐到金蔓的对面。金蔓没看到他,扭了半个身子跟班上的一个女同学说话。她高高束着的马尾辫从一旁歪垂下去,几乎要掉进饭碗里。

我妈在她的那个群里不算年龄最大的,还有好几个。妈妈粉都有钱,送花打榜要花不少钱,昼男在韩国新星排行榜里排名又进了两名……

哎,你妈喜欢他什么?

我妈说长得像她初恋,都是小眼睛单眼皮。

他一边听,一边专心把麻婆豆腐里的花椒一颗颗挑出来。

嘿,我跟你说的,你周末看了吗?

他没抬头就知道是金蔓在跟他说话,向饭盆点了点头说,看了。

你觉得,白女跟昼男在节目里是真感情还是演的?金蔓接着问。

那女同学插话进来:我说是演的,韩国明星真人秀我看得多了,全是套路。金蔓不耐烦地打断道,说了多少遍了,这是在中国,导演是中国的,白女也是中国的好吗?

昼男是韩国的好吗?这节目买的韩国版权,全盘照搬韩国。那女同学呛她道。

我觉得,他提高声音打断她们的争执,说,是真的吧。

对啊,我就说嘛!金蔓立刻得意起来,节目一共四十天,每天二十四小时跟拍,谁能做到时时刻刻都在演。

他们这一天几乎也就说了这么多话,相比从前已经很多了。他说是真的,其实只是顺着她、向着她。这类的电视节目,他平日根本就不大看。金蔓最后又说,她是在节目的第三期,一起做饭那里,觉着是白女和昼男动了真感情。又问他,你觉得呢?他脑子里呼噜噜滚过一堆没太大区别的画面。他点头敷衍说,是。

晚上临睡前的半小时,通常是他背单词的时间。他出了五元钱,借了同学手机把那节目的第三期又重看了一遍。五六个明星,在某国的乡村自己动手做饭。白女和昼男一起学当地人烤饼子。两个人一个蹲在简易的土灶前烧火,一个端着一盆面糊向一个烧热的铁板上浇下去。跟中国街头的摊煎饼差不多。有一个镜头大约停了两三秒,是烧火的昼男望着白女的脸,旁边做了特效,一颗粉红的心跳了出来。这类特效很多,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和狗,树跟猫都会有。但这次他注意到下面歪倒成小花的字:愿意为你痴迷。饼子烤好后,昼男端着,白女从他手里接过来,一一摆放在低矮的餐桌上。昼男站在一侧随着白女反复蹲下又起来,眼睛一直望着白女的脸。他的心忽然怦怦跳了起来。这一幕镜头的主角是另一个人,正在龇牙咧嘴,夸张地品尝一种当地的怪果。白女和昼男是背景,是无意中入镜的。这几秒镜头,他一遍遍地看,竟不知自己看了几遍。

第二天,在吃午饭时,他特意让那个女同学再去仔细看下,吃怪果那一段。一旁的金蔓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瞪大了眼满脸的惊喜:你也发现了?又急急地说道,前面烤饼那里,下面的小字发现了吗?他回道:愿意为你痴迷。金蔓笑弯了眼,胳膊靠在他的胳膊上。他望着她光洁的脸,毛茸茸的黑眼睛,快乐得要窒息。她说,还有,还有。

为了还有,他一期期认认真真地重看起来。临睡前的半小时不够用了。他不只是为了金蔓,他也喜欢上了白女和昼男。节目中两人浓浓的暧昧气息,毒品似的让他上了瘾,一期反复看很多遍。有一晚几乎通宵,他觉着两个人衣服的变化不对,反复看过之后,发现节目方并不完全按时间顺序来剪辑。这让他兴奋得恨不能给金蔓打个电话,随后他又发现节目有自己专属的贴吧论坛。论坛里已有人发现了这一问题,并进行了重新排序。

第二天一早,他就告诉了金蔓这一重大发现,金蔓高兴得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他们的关系也一下跨到恋人的边缘。

每周一期,一共十期,还有四期。

这个周末他第一次同步看了第七期。然而,这一期莫名其妙地显得有些诡异,白女同昼男没有说一句话,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他看完立刻去论坛,进去一看当头一闷棒,第一帖是反白昼CP的。搜集了白女的各种丑照进行对比,有说是整容,有说是改了年龄。之后又有人扒学历的,怀疑学历造假,因为白女在节目中不能流畅地用英文交流。白女的名字用白痴大妈取代。发帖人表明自己是昼男的八年粉丝,陪着昼男一起长大的昼家纯粉。说,白痴大妈配不上韩国精英昼男。

而第二帖也是反白昼CP的。列举了昼男在节目中表现出的各种不当行为,另发了大量剧照,证明昼男在韩国上过多个真人秀节目,并在不同节目中用相同方式跟各合作女星搞暧昧,用昼大棒子取代了昼的名字。说,虚伪的棒子是赚钱机器没有真感情。发帖人是跟了白女多年的白家纯粉。

双方粉丝隔着帖子互相对骂,吵了个乱七八糟。他完全懵了。

也有同他一样支持白女和昼男在一起CP的帖子。有资深人士说,昼男所属的韩国公司是禁止艺人在合约期内恋爱的,极有可能是公司出面干涉,然后制作方重新进行了剪辑。也有说,白女与昼男感情出现了问题,两人正在进行冷战。

他是拎了大口袋,信心满满去收获的,结果一来就是盆冷水。他有一瞬间觉着自己清醒了,竟然把电视节目当了真,只是这清醒里全是恼怒,然后又觉着不甘心。一夜没睡好,次日的作业马马虎虎随便写了写。下午几个同学约着去打篮球,休息的时候闲聊,有一个高二的学生过来向他们打听金蔓。这人一走,几个人挤眉弄眼地笑起来,说追金蔓的人很多,忽然有人问他,跟金蔓关系不错,是不是也在追?他慌忙说没有。有人要提前走,话没说下去。他的心怦怦直跳,既怕他们逼他承认,又莫名地希望一起聊聊金蔓。

晚上翻开了书,又忍不住坐到电脑前,一坐就到了半夜。

第二天返校,远远地看到金蔓和那个女同学站在校门口,两个人手拉着手,梳了一样的马尾辫,背着一样的军绿色韩式书包。她们知道自己是风景。他想看到金蔓,这时又想躲。金蔓发现了他,隔着人群向他招手。那女同学一来就打趣他说,怎么看着一脸丧气?他忙回说,哪有。她又说,受打击了吧,白女和昼男完了。金蔓甩了那女同学的手,走到他的另一边,伸了脖子说,他们俩不可能完了,你等着看吧。然后安慰他似的说,我妈这几天不在,她绝对能搞到绝密消息。然后又伸了脖子向那个女同学大声道,你老公的新剧扑街了。说完扭头看到有几个学生看过来,捂嘴大笑起来。那女同学倒也不生气,手一扬道了一个“切”字。他吃惊地问,什么老公?扑街什么意思?她们像被点了笑穴,笑得浑身直抖要瘫了似的。他窘得手脚无措。她们手又拉到了一起,忍住笑跟他解释说,老公是国内女粉丝对男偶像现在流行的叫法,扑街是横尸街头大意是死了毁了。两人觉着他的表情太有趣,又笑成一团,引得不少学生看过来。他突然转身走出涌向宿舍楼的人流,向操场走过去。学校足球队在训练,几个队员奇怪地望着急匆匆走过去的他。他硬咬了牙,面红耳赤地看了一会儿足球训练。

他决定要改邪归正。周一的测试,成绩一下掉了好几名,他知道原因。

只过了两天。金蔓硬把她的手机塞进他的手里,让他看一个视频。这时的他有点恨金蔓。可是她的手指尖一碰到他,他的决心又动摇了。短短一分钟的视频看完,他的戒备心沦陷了。手机拍到的一段视频,是那个真人秀节目组在一家酒店门口搬行李,导演跟几个摄像在一起像是在交代什么,白女和昼男先拖着行李箱进去了,随后又一前一后出来。最后隐约出现在一辆面包车的车尾,因为天黑,看不太清。然而就在这时一辆车驶过,灯光意外地扫出一个短暂而又刺眼的画面:昼男正好转过身,身旁露出白女半个身子,他的一只手隐约抱着白女的肩,两个人本能地抬手到眼前。灯光消失了,两人又陷进黑暗里。金蔓补充说,看清他们穿的衣服了吧,知道是哪天的事了吧。啊呀,这不就是那天吗?他激动地叫出很大声。这个是哪来的?他问。国外粉丝拍的,我说过我妈能搞到绝密消息。金蔓得意地从他手里收回手机,然后碰了下他,悄声跟他笑着说,有人要气死了。他声音很大地笑了起来,他身体里已微小下去的另一个他又重新痛快地站了起来。

这一晚他又借了同学的手机,迫不及待地上论坛发了帖,说白女同昼男是恋人关系。马上有人问,你怎么知道?他简单地描述了白女与昼男在车灯划过瞬间的情景。众人纷纷回帖表示要看视频。他说不方便。视频不能公开,这是金蔓特地向他交代的。有人怀疑他是某方伪装的小号,因为他注册的时间太短,也没发过言。接着就有人开始骂他。前一分钟还友好的人,忽然都变了脸。他如实解释自己是学生,视频来自同学的家人。可是没人信,说他是黑子。硬生生一口气堵得他一夜没睡着。

第二天脑子里翻来覆去只想着怎么骂回去,结果两门功课的单元测验全考砸了。

周末回家,一进家门就觉出了不对。他父亲收了两个学生在家补课,通常是跟着学生一起关在书房里,今天却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看他换拖鞋。在厨房做饭的母亲也来门口看他换拖鞋。这两位老师是最讲究用科学方法的,他们想从他的脸上和换拖鞋的动作上,发现问题。他们从不骂人,想到这里他忽然很生气,动作很大地推开挡住路的母亲。进屋关上门,他站了两秒,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他母亲轻声跟他父亲说,我觉得班主任雷老师说得对,人都瘦了,是青春期……他一把堵上耳朵回身扔下书包躺倒在床上。

到吃完晚饭,他又有些后悔了,父母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可等他打开电脑,不禁又生起气来。电脑被动过了,添加了安全防护。他父母只会最简单的操作,应该是特意找了人过来。然后,他又发现在电脑桌上方的书架上,多了两本新书,一本是《父母送给青春期男孩的枕边书》,一本是《不叛逆的十七岁》。他拿起来猛地向后扔出去,扔到了窗帘上然后掉进床与墙之间的夹缝里,没能发出什么声响。他使劲推开椅子走出屋,家里静悄悄的。他们躲出去了。

他打开了电视看那节目的第八期。前一刻他还告诫自己不要再看了。

这一期再次逆转,白女和昼男抽签抽在了一组,去一个古村落寻找隐藏的线索。他们一路说说笑笑,昼男用蹩脚的中文讲他小时候的事。屏幕一周做出粉红色心形图案的特效,论坛里有人嚷嚷着要看粉红,大约就是要看这类镜头吧。最后一个任务是去蹦极,昼男先跳了下去,白女一直犹豫着不敢跳。在下面等待的昼男,忽然转身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支玫瑰花,高高地向白女举起,大声向她叫道,我喜欢你。然后一个近景放大,白女一愣,抬手掩嘴的瞬间,眼泪流了下来。几个镜头反复慢放过后,白女伸开双手向空中跳下去。字幕出来了,这期结束了。这时家门开了,父母一起回来了,两个人看着他都笑了起来,他瞬间意识到自己正在笑。他母亲问,什么节目这么好笑,他胡乱转换的频道正好是相声节目,他抬手指了指说,这相声很搞笑。

然后他去洗澡,站在水里尽情地笑了一会儿。而外面,他父母抓紧时间又去了他的房间侦察了一番。两本书的消失是一大喜讯,两个人简直想拥抱庆祝一下,但他们已羞涩惯了。相视一笑,点点头搓搓手。他们决定不找他谈话了,成绩下降一定跟青春期有关,他能开心地看电视,证明是他们下对了药。

黑龙江专业正规癫痫医院什么
癫痫病应选用哪种方式治疗
能治好癫痫的医院怎样找

友情链接:

铺胸纳地网 | 住哪网怎么样 | 经常洗脸好吗 | 电焊机接地 | 武汉天河电影城 | 复原卡托 | 衡水中学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