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温度计准吗 >> 正文

【今朝小说大赛 】 书生与灵狐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十年寒窗苦,一朝功名成。”正是怀着这样的愿望,柳云飞才发奋读书。十年前,柳云飞的父亲因为一桩冤案而命丧黄泉,母亲又被贪官强抢入府。那个名叫夏杰羽的贪官柳云飞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发誓有朝一日要为父母血耻。从此,柳云飞便沦落乡间,成了一名乞丐。每天清晨,他总是早早地跑到东村的土地庙计碗斋饭,然后又跑到西村私塾先生的书院里,站在一旁听先生给孩子们讲课。

柳云飞很聪明,虽然没有书,却比其他学生领悟得快,几乎有“过耳不忘”的能力。很多时候,学生们答不上的问题他都能准确无误地脱口而出。先生对这位“旁听生”大加赞赏。偶尔,他还能向先生询问各式各样的问题,更甚得先生喜爱。这位郑老先生年逾五旬,膝下无儿无女,和老伴一商量,决定收他为“义子”。柳云飞想着自己的“理想”,也就答应了。

柳云飞的勤奋没有白废,从秀才到举人到进士,他都顺利过关。可现在他还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因为夏杰羽已升迁到京城做高官,自己若考不上状元,如何能治得了他?这时的他,早已更名为郑云飞,因为他怕位高权重的夏杰羽洞悉他的底细。连考两次都失败了,这次他无论如何也要成功,于是,他比过去更刻苦了。此时,两位老人已先后过世,他一个人来到京城,买了一处僻静的院屋,住了下来。

这天黄昏,他正在窗前读书,院外忽然传来一声狐狸的叫声。他疑惑地走出院子,瞥见月光下一只雪白的狐狸伏在那儿,甚是乖巧。他迈步向前,狐狸却回头一路小跑而去。他立即追了上去,转过几个山岗,狐狸不见了,却只见皎洁的月光下一位绝色女子正深情地望着他。他正暗自诧异,女子却深施一礼,“公子夜晚来此何干,莫不是要找寻什么吗?”郑云飞也双手抱拳,“惊扰姑娘了,我见一只狐狸飞跑上山,一路赶来,到了此处却不见它的踪影。想那狐狸必是姑娘心爱之物了?”话一出口,他才觉得有些失言,这荒僻之处,难道是姑娘家的住所吗?女子莞尔一笑,“我说句话,公子信么?”说话间,女子已来到郑云飞面前。郑云飞呆住了,这样的美艳简直惊世骇俗,想那“飞燕”也不过如此。“不瞒公子,我叫雪儿,乃万年灵狐,因为我的虔诚与执着,所以才修炼成人,得以与公子相见,也算是我们的缘分吧……”

从此,雪儿便朝夕伴着郑云飞读书,有时还能指点他一二。二人聊得甚是投机。雪儿告诉郑云飞,“狐界和人间并无两样,冤屈之事也是常有,弱者也经常受到强者的欺凌,但最后那些所谓的‘强者’下场却挺悲惨的,所以你要相信自己,公道自在人心,只要努力就行了。”

“雪儿,你说这次我能中状元吗?”

“你行的。”

“那我们成亲吧。”

“现在还不行,等你中了状元再说吧。”雪儿如玉的脸上滴下两滴清泪。

“公子,你中了状元还会要我吗?”

“雪儿,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人,只娶你一人,不然,日后就让我葬身鱼腹。”

“但愿如此。”雪儿的脸上又滴下两滴清泪。

明天就要科考了。郑云飞决定休息一天,便带着雪儿来到他们初识的山林。雪儿突然对郑云飞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明天的考题是‘乱世天下’,你信么?”郑云飞一愣,现在是太平盛世,何来乱世?“你不相信我么?”“我想不明白。”“你好好准备一下吧,我历来的梦都不会虚的。”郑云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第二天的考题如雪儿所言。就在众考生抓耳挠腮之时,郑云飞早已下笔千言。这次,他终于中了皇榜。

主考官将三份最好的答卷呈给皇上。皇上一看郑云飞的文章,喜爱不已,心中也早已明了,只等“殿试”看此人才华了。“公子,你说奇不奇,我又梦见了‘殿试’的题目。”“真的吗?雪儿,那是什么?”“中了状元,你可别弃我不理?”“雪儿,只要我中了状元,一定会奏请皇上,娶你入门,以不负你我的知遇之情。”“公子,皇上会以‘山水’为题,你仔细想想吧,一定会成功的。”郑云飞又纳闷了,皇上虽文武兼通,却历来只爱骑马射箭,而全无文人游山玩水之好,又怎会以“山水”为题呢?“我知道你很困惑,不过,你还是精心准备一下吧。”

雪儿的话果然再次应验了。皇上御笔一点,郑云飞中了头名状元。

一乘官轿,披红挂彩,鼓乐齐鸣,数百随从拥着郑云飞回了家。郑云飞和雪儿相拥而泣。“雪儿,没有你,我真的没有今天。”“公子,只要你不忘记我们的誓约,我就满意了。”郑云飞紧紧抓住雪儿的玉手,“我不会的。”

片刻,臣相送来官帖,邀新科状元入府同庆。郑云飞一看帖子,傻了,“这夏杰羽他什么时候当了臣相?”“回大人。今日皇上亲赐的。”“好吧,我会来的。”“小人告退。”雪儿送出门来,已是泪眼婆娑,“公子,可别忘了你说的话。”“雪儿,你回吧,我忘不了。”

……

“郑状元,老夫有一女,名唤月儿,小你两岁,老夫意欲许配于你,不知郑状元意下如何?”

“这……”

夏杰羽一拍手,几位侍女陪着一位姑娘出来了,真如众星捧月般。再看月儿的美貌,宛如仙女下凡,比雪儿又胜几分了。“月儿见过父亲。”“月儿,这是新科状元郑状元……”“月儿见过官人。”郑云飞想起了雪儿,如果没有她,自己哪有今天?况这厮……夏杰羽见他面有难色,朗声说道,“老夫快人快语,不知郑状元可满意小女否?”突然,一个大胆的“复仇计划”在他脑中产生了,自己何不利用这个绝好的机会,然后……“晚生拜见岳父大人,多谢岳父大人成全。”“哈——”“贤婿快起,老夫明天就奏请皇上,请皇上择吉日赐婚。”“多谢岳父大人!”“哈——”

郑云飞回到住处,雪儿却不见了。问随从,只说往后山去了。他心下诧异,骑马往后山赶去,哪还有雪儿的影子。忽然,他看见他俩初识的那棵树上好像有字,凑近一看,果是雪儿手迹,“公子,雪儿去了,不能再陪你了,万望好自为之。”郑云飞刮去字迹,怏怏地回去了。

一年后,郑云飞已做了臣相,月儿也生下一女,但郑云飞怎么看怎么像雪儿,不由惊异万分,半年前,夏杰羽患暴病身亡,不久,老夫人也撒手而去。这时,郑云飞才得以与母亲相见。原来,母亲被夏杰羽抢入府后,母亲誓死不从,只在佛堂吃斋念佛,时间长了,夏杰羽心也冷了,便听之任之。母子俩抱头痛哭。柳氏念了这么多年佛,虽记恨那厮害死了自己丈夫,但对儿子的“复仇”也有些不满,埋怨儿子有些过分了。“飞儿啊,那夏杰羽该偿汝父的命,可老夫人是无辜的啊,你为什么让无辜者也偿命呢?儿啊,你可要像你父亲一样正直,不要失了为人的准则啊。”自此,柳氏便离开了相府,去了“尼姑庵”。郑云飞苦劝不住,只得和母亲洒泪分别。

一天,皇上急召郑云飞进宫,“爱卿啊,近日沿海一带盗贼频繁出没,抢掠百姓,杀人放火,其势甚大,卿可为朕分忧?”“皇上勿忧,此乃小事,我去就是了。”郑云飞果不负皇上厚望,三月后,盗匪之乱平息了。皇上闻报大喜,要他速速回京领功。郑云飞带着随从,乘船归来,凯旋鼓乐惊天动地。突然,海面上狂风大作,波翻浪涌。一白衣女子凌波而来,瞬间来到众人面前,指着郑云飞骂道,“我道你是个清官,却不料你比那老贼更贪,你居然和盗匪沆瀣一气,谎报军情,蒙骗皇上,鱼肉百姓。如果不是盗匪用这么多金银财宝收买你,如果不是地方百姓“进贡”,你岂肯甘休?你这个祸国殃民的强盗,还记得你当初的誓言么?当初我仰慕你,同情你,用“神通”帮助你,实指望你为国为民做点实事。如果你只是背叛了我的情感,我虽然伤心却也不会治你,谁知你竟如此坑害百姓,危害国家,我雪儿真后悔当初看错了人,我既能帮你,也能治你,我不治你,真是天理难容了。”

郑云飞一屁股跌在甲板上。

“哗——”海面上瞬间暴雨如注。

三十多艘大船装着沉重的金银财宝本来吃水就紧,哪还经得起如此风浪折腾,不一会儿便全都沉入了海底。船上的军士们在水中挣扎着,旋即就被风浪卷走了。

一群色彩各异的鱼儿抬着郑云飞,你一口,我一口,活活地把他咬死了。

雪儿长叹一声,几滴清泪滑落脸颊,“公子,你安息吧。如果有缘,来生我们再长相厮守。”

济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北京治癫痫的医院那家好
如何认识手术治疗癫痫

友情链接:

铺胸纳地网 | 住哪网怎么样 | 经常洗脸好吗 | 电焊机接地 | 武汉天河电影城 | 复原卡托 | 衡水中学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