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红色久久收藏网 >> 正文

【柳岸】特蕾莎(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是一个普通的周末,街上的人流攒动,摩肩接踵,像是归巢的鸟儿。杨健雄和丁洁夫妻俩在等着自己的独生女儿回来吃饭。这是一早丁洁和女儿敲定了的,听她说,要带程诚回来。菜也是为她们设计好的,等了大半天下来,也倦怠了,下午没事的时候,夫妻俩摆开了棋盘,消磨时间。

这时老杨的手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手机是放在客厅茶几上的,老伴:“健雄,赶去接电话。”

只听到老杨接过电话说:“怎么又忙得回不来,你妈为你精心做了你爱吃的菜……好吧,我们先吃。”

看来女儿那边都没有时间多解释,老杨回来后,看到已经站了起来的丁洁又满怀失望地一屁股坐了下去。

丁洁和女儿一早通过话以后就开始忙活着,为了张罗这桌菜——主要的是听她说,程诚要来——费了点心思,鲑鱼是在超市那玻璃柜里挑选的,顺带着买了棵西兰花,然后再回头到农贸市场,买的是小刀手凌晨现宰的猪肉,才分割出的仔排,最好的排骨,看到新鲜的花香藕,买了一节,又到家禽部买了只活母鸡,现宰杀放血拔毛后拎回来煨汤。回来后,将母鸡洗净,用一只大砂锅文火炖起来;把鲑鱼洗净后用花椒盐腌制起来。然后洗排骨,焯水,高压锅煲半个小时,八、九成熟后,开始做糖醋排骨。

老杨这时候就出手了,取锅、热油、炸排骨,丁洁就配调料,糖,醋,生抽,老抽,水淀粉,十三香,配好调匀后,当排骨炸至金黄色起锅,将调料倒入锅中加热,调料烧浓后,再放入排骨,直到收卤,即可。丁洁说,这道菜是油而不腻,好肉长在骨头上。

做好了糖醋排骨后,鲑鱼也腌制好了,开油锅,老杨套上了围裙来煎鱼,煎鱼的水平比炸鱼水平高,要煎得两面均匀,嫩黄不焦,煎好装盘为半成品,待到快要开席时,用调料烩一下即可,这道菜就叫作桂花松鼠鱼,多好听的名字。“名字太好听,都不忍下筷了。”还记得有一次小倩这样说。

听说女儿又不回来,她和父母爽约是经常的事了。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丁洁问过的,也问不出什么名堂。

“不就是工作需要么。”女儿最常说的就是这句话。

接过女儿的电话后,两个人都没有了食欲,晚饭是在寂寥无趣的应付着,桂花松鼠鱼是都没敢动,还有糖醋排骨也是分了一半放在一边,煲了一锅鸡汤也无心去盛点上来。老俩口尽捡着花香藕片和西兰花吃,因为这是为了鼓励女儿多吃的,女儿既然不回来吃饭了,自然只有自己尽量吃了。

丁洁平素不是个爱唠叨的人,可是今天这顿晚饭却是边吃边唠叨个不停,只有一张嘴。忙不过来,只好停下手中的碗筷,老杨一面吃饭,一面听她唠叨,也不插嘴,多半还是说有关于女儿婚姻大事的,最后丁洁看看该打住了,就在结束的时候说:“反正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我明天就去给她报个名,你可别说我干涉女儿婚事啊!也别套上个父母之命的大帽子,女儿的事还得老妈来操心。”一面收拾碗筷的丁洁一面还在想着女儿的婚姻大事。

还是小倩在初中的时候,自己一次粗鲁地横加干涉让女儿很是受伤,那时候,小倩在班上被男生们称作班花,除了女生不喜欢,男生个个喜欢,有一个体育课代表,在那时来说,叫做酷逼了,一米七零的个头,宽宽的双肩,两条大长腿,披在额前的头发有时会遮住半只眼睛,为了这,班主任几次令他去理发,小倩就说:“就叫理发师修短一点,我喜欢这个发型!”

小倩倒不是喜欢发型而喜欢吴昊的,她是真的喜欢吴昊这种敢爱敢恨、敢担当的性格。有一次,是个酷暑难耐的夏天,体育课后,小倩去小卖部买了两根花脸雪糕。还没吃完,上课铃响了,进来的数学老师看到后,不悦地说:“谁让你们在上课的时候吃东西啦?”

小倩刚想说,是在下课的时候买的,可是吴昊没等她说出来,就一下子站在老师的面前说:“是我的错,罚我吧!”

老师怔了一下,摇了摇头说:“出去吃完吧!”

丁洁在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坐在前排的一个家长回过头来和她说了这件事,还加重了语气地说:“马上就要中考了,孩子的前途输不起啊。”

就为了这件事,母女俩爆发了战争,一个要掌控,一个要维权,结果是,丁洁和老杨商量后,搬到了郊区的另一所住处。小倩也因此转学到分校。这件事给小倩的打击很大,甚至影响了小倩的中考成绩,也使丁洁在很长的时间里后悔不已。

晚饭后在小区散过步回来,丁洁打开了电视,央视的新闻刚播完,正在播法制现场。

“那有什么好看的,现在的法制现场都是排演出来的,没有什么真实度。还是接着下午的那盘棋吧。”自从老杨在棋摊上学会了下棋后,也在家里培养妻子的兴趣,说这是防止老年痴呆症最好的脑力锻炼,大脑体操。这话丁洁要听,因为她总是觉得,近来常会丢三落四,远处的事情常絮叨,眼前的事情记不牢。就这样,和老杨学会了下象棋。

“给我倒杯水吧。”丁洁说。老杨去给她倒水的时候,用眼睛的余光发现她动了一下棋盘上的棋子,回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全局。

“你动过棋子了,原来那个车好像不在这个位置。”他说。

“你去给我倒水,怎么看到的?”她更会说。

“我就说嘛,让我给你倒水是假,想悔棋是真,我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就知道了。”他不让。

“还余光呢,旁光都不会说。”她更不让。

“你才膀胱呢。”就这样一盘棋下不下去了,谁都不认输。

其实老杨为了培养丁洁的兴趣,是经常让着她的,有时是明的让一个车或者是马,丁洁觉得没面子,后来老杨就暗中让她多吃自己一个炮,或者一个马,在不知不觉中,让她感觉到是自己真的赢了,后来这一着又让丁洁看出来了,很是不悦,于是俩人说定,谁也不让谁,看来这样下去,丁洁是没有赢的希望了。今天就想做点小手脚。又被老杨识破了,很没面子。

“这水不好喝。”丁洁是心事不对。

老杨说:“那就冲杯咖啡喝!”

“好啊。”老杨去冲雀巢速溶咖啡,很快,端上来两杯热汽腾腾,氤氲着浓香的咖啡,俩人坐在小茶几边的木制沙发椅上,一面喝着,丁洁一面回顾,这咖啡是怎么喝上的,原来是她的一个朋友来看她的时候,在附近的超市买了带来的,慢慢就习惯地喝上了的,喝完以后就照着去买。

丁洁放下杯子说:“有些事情,你不去尝试,永远不知道它的味道,就像满大街的老干妈辣酱一样,自己没有去买过,还是那年订金陵晚报的时候送的礼品,才开始尝试着,慢慢吃习惯了的。现在的生活多好哦!”

老杨啜了一口咖啡,感叹地说:“是啊!”

丁洁说:“比起那时物质匮乏的年代,真是好到天上去了,可是还有人不满足,瘦猪哼,肥猪也哼。”

老杨看不惯那些贪得无厌的人,重重地放下了杯子:“是啊,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生活在水深火热里,忍饥挨饿,早先的非洲难民,近来的叙利亚难民……”

说着说着,丁洁又想到了女儿:“你说咱们女儿究竟是做什么事的,这么忙。她不就是学的新闻专业吗,读到了博士,也该为自己的大事考虑了吧?我就为她的婚事操心。那不因为她热爱这项工作吗!”

老杨能理解女儿,看着丁洁拿着两个杯子去洗,也站起来活动活动:“要活就要动啊。什么时候我们也该为自己考虑下,出去旅游旅游,看看祖国大好河山。”

说着拿起来遥控器去调电视节目,一下调到了一档相亲节目。正当各路交友节目方兴未艾的时候,社会上一下子涌出了许多的剩女,被嘲讽为“圣女”、“圣斗士”和“齐天大圣”。“那些大龄女也知道自己应该被列为圣斗士的行列中了,看看你家大姑子,论家境,条件,哪样都不差,自己的宝贝女儿金艳从小就当千金宠着,捧手上怕摔着,含嘴里怕化了。可是一旦碰上婚姻大事,谁都不想让步,孩大不由娘啊!”丁洁深有感触地说,“女孩一旦过了三十岁,就是齐天大圣了。”

金艳听了母亲的劝说,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试试了,来到了一个交友的现场,当杨艳出现在强烈的灯光下的时候,有点局促的感觉,因为这毕竟不是她习惯的场合,她也无法预计和掌控这里的一切。只能任人评头论足,指手画脚,把自己放低到尘埃,任人选择。

所有的母亲在第二现场,通过屏幕,观看台上的一切,看准了谁,可以和女儿通过耳机沟通。一切都在不可知的氛围中进行着,有点像打麻将,出牌也得有点心计,牵手了就是胡牌了,这牌你就赢了,电视台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可以高高兴兴地去聚一下吃宵夜了。而牵手的两个人才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下边的路还得慢慢地走好,是否能迈进婚姻殿堂,那还真的不好说,毕竟这只是一个商业化了的所谓“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而已,谁也没说能保证牵手就是注册结婚的。但是在这么繁多的节目中,确实是“今晚有约”更能贴近真实,更能服务于大众的贴心的节目。

“老杨啊,我给咱小倩报名的就是今晚有约,不知道小倩能不能抽出的时间去一下。”一面说着话的丁洁,一面给老杨沏了一杯龙井茶。将盖杯放在一只托盘里,递到老杨面前的茶几上,又去拿了几块苏打饼干,放在一只碟子里送过去。丁洁知道,晚饭没有吃好的老杨,过一会儿会饿的。

“这事还得看小倩的态度,她工作上的事我们不清楚,但知道她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这件事得征得她的同意才行,不能我们一厢情愿地做主吧。你说呢?”作为父亲,老杨更加能理解女儿:“别一味地用自己的想法去代替孩子的想法,代沟啊!”

老杨喝了口龙井茶,又咬了半块苏打饼干,让它在滋润的口腔中慢慢软化。深有感触地说,这事本不该提起的,可是在这种时候,为了说明问题,不由得不说了。姐的孩子几次恋爱都被父母棒打鸳鸯,不是那男孩农村户口,就是男孩不上进,连考个公务员都没有信心。结果是女儿发誓这辈子不结婚,单身。可是两代人都想有个孩子,女儿想儿子,老俩口想孙子。合计后只好去做人工授精,孩子是生下来了,是个好儿子。化了多少钱也不计较了,可是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这对孩子也太不公平了吧!这是他姐的心病,也是作为弟弟的痛心之处。

丁洁看看客厅墙上的电子挂钟,已经是十点十八分了:“老杨啊,我心里有点惶惑。是不是咱给小倩打个电话问一下,在哪儿?做甚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老杨咽下了口中的饼干,又喝了一口茶,清了下嗓子,没有直接问答丁洁的话,只是说:“你没忘记上次问她的时候,她怎么回答的吧?”

上次也是等得俩口子有点焦急,丁洁拿起了手机,不管不顾地拨通了小倩的号码。一连串的问话:“小倩啊,你在哪?作什么呢?什么时候才能回家?让我和你爸知道好吗?”

得到的只是一句淡淡地回答:“妈,别为我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这是在工作,妈,你不至于在查岗吧?”说完就挂了。

丁洁听着手机冷冰冰的盲音“嘟嘟嘟……”直到声音消失。这时,丁洁也知道,老杨是为了不让她在这种时候打给小倩,孩子大了,很多事由不得父母,路,还是让他们自己走吧,丁洁就不再想打电话的事了,这时候,看着老杨吃苏打饼干,自己也觉得有点饿了,站起来,去到厨房找点什么吃的东西。来到厨房找了一遍,在食品柜里找到一袋开心果。仔细一看,都是外文,想了想,拿出去给老杨看看:“这是什么时候的东西,怎么都是洋文,一个中文都没有?”

老杨看了看说:“你什么记性啊?这不就是上次小倩从美国给带回来的正宗的开心果吗?”

丁洁狠拍一下脑门:“是呀,你看我这脑子,真的是老年痴呆症了。”

小倩半年前去过一次美国,据说是学术交流。知道老妈就喜欢吃开心果,总说这里买的不是正宗的美国开心果,很多没有开心,心细的小倩记住了,可是带回来后,丁洁当时是舍不得吃,说等大姑和金艳他们来了再吃,这一放就给忘记了。

老杨拆开了那袋开心果的封,在手上倒了几粒,看了看,那饱满的开心果,每一粒都是张着嘴的,确实每粒都是开心的,丁洁去拿来一个青花瓷的碟子,倒了一些,再去给自己沏了一杯普洱茶,给老杨的龙井续了杯水,俩人坐下来细细地品尝这正宗的美国开心果了。

“还是女儿好啊,总在细小的问题上想到父母,是父母的小棉袄啊。”丁洁感慨的说。

“可是你不还得关心她的大事么?烦得自己睡不着觉,还要拉着人家一起和你烦。”

“好了,以后再也不烦了,孩子大了,自己能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们只管相信她就行了。”

相亲节目结束后,到了晚间新闻节目时间,正好,今天散步去没看到,看看重播也好。

电视上一位资深评论员,表情凝重地播报中东形势:中东的反恐形势现已进入白热化,当然这仅仅是国际媒体对比达观的剖析。很显然无论是伊拉克的摩苏尔还是叙利亚的战事都相当胶着。这几天,土耳其和叙利亚这对“老冤家”之间的情况有点微妙。一贯喜欢口出狂言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声称土耳其军队进入叙利亚进行的“幼发拉底”行动,目的就是为了把人家头轰下台。尽管埃尔多安随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就此事进行了解释,但这个表态仍然让外界捏一把冷汗——俄罗斯、土耳其、叙利亚之间微妙的“三角关系”究竟会不会打破平衡,而一旦土耳其发动对叙利亚的作战行动,俄罗斯又会采用什么样的措施予以回应……

外伤性癫痫怎么治呢
昆明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外科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友情链接:

铺胸纳地网 | 住哪网怎么样 | 经常洗脸好吗 | 电焊机接地 | 武汉天河电影城 | 复原卡托 | 衡水中学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