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都市红绿灯 >> 正文

南宋词人姜夔合肥情缘因为一个人记住一座城

日期:2018-9-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手机客户端上周日下午三点在合肥三人行书吧,文学博士、安徽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安徽省诗词学会副会长李睿,做客新安晚报大皖客户端徽派,与现场姜夔迷们和观看直播的观众们一起,分享了南宋著名词人姜夔的作品以及他与合肥的情缘故事。

魂牵梦萦赤阑桥

八百多年前的南宋著名词人姜夔,曾先后五次来到合肥,寓居、寻访或者追忆,与一位始终没有道出真名实姓的歌女相知相恋,因这段刻骨铭心的感情而流淌出的一首首哀婉沉挚的诗词,让我们相信,合肥是姜夔魂牵梦萦的第二故乡。

李睿教授介绍,当年姜夔寓居合肥时,住在赤阑桥附近,而赤阑桥,大致就在今天合肥市桐城路桥附近的位置,为了纪念姜夔,这座桥已经正式命名为赤阑桥了。同样,在桐城路的新45中门口,还竖立着一座姜夔的石雕,庐阳区的七桂塘有《白石知音》的铜像,芜湖路与桐城路交界处还有一组浮雕,上面刻着白石的合肥情词。

李睿教授介绍,最早梳理白石合肥情事的,是著名词学家夏承焘先生。他根据白石诸多与合肥有关的词推测,词人在合肥曾有一段难忘的爱情经历。夏先生还根据白石词中为大乔能拨春风,小乔妙移筝,推测白石交往的对象是勾栏中的一对姐妹。李睿称姜夔不像柳永、晏几道,直接会在诗词中把女子的名字写出来,所以他的情缘也是一个谜,只能想象和揣摩。

梦醒时分踏莎行

姜夔与柳永、周邦彦一样,既是文学家,也是音乐家。22岁时,姜夔以一首《扬州慢》在词坛走红,当时很多勾栏瓦肆都请他去填词作曲,于是他就常常往来于江淮间。白石应该就是在这个期间,结识了这两位歌女。李睿介绍,在姜夔现存的84首词中,合肥情词有20多首,占有相当的比重。

白石是一介布衣,没有稳定的职业,为了谋生,不得不四处漂泊。此后白石一度寄居在湖南长沙、湖北汉川等地。在长沙时,湖南通判萧德藻赏识白石的才华,并把侄女许配给他,这时姜夔32岁。宋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姜夔33岁时,也就是婚后的一年,应萧德藻之约去湖州,舟过金陵,梦见了合肥女子,写了一首《踏莎行》: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别后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逐郎行远。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李睿分析,这是梦醒时的追忆,白石想象梦中女子的魂魄不远千里来看望自己,当她回去的时候,长途漫漫,只有一轮冷月陪伴着她。淮南指的是合肥。这首词妙在从对方落笔,更显得情致缠绵。王国维不喜欢姜夔的词,觉得雕琢了一点,但是也喜欢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这一句,确实是非深情人不能道。

长亭怨慢恨别离

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初春,36岁的姜夔从湖州往合肥,住到第二年的正月二十四日,这是姜夔寓居合肥时间比较长的一次。寒食节前夕,白石填了一首《淡黄柳》,白石此时住在老年癫痫的危害有哪些呢合肥赤阑桥之西,从青春期为什么得了癫痫词中可以看出赤阑桥一带的风景还是很美的。不过好景不长,第二年,白石与合肥女子之间发生了频繁的聚散离合。这一年的正月二十四,37岁的白石离开合肥,女子为他送行,白石写了一首《浣溪沙》,写自己的恋恋不舍。这次离开不久,白石再次来到合肥,与女子相见,由于生活没有着落,不得不于暮春时分离开,临别前白石写了《长亭怨慢》,李睿分析,这首词以柳树起兴,描绘出暮春时分合肥南城一带的风物。第一是早早归来,怕红萼无人为主,这句是女子的叮嘱,她希望白石能早日归来,与他长相厮守。由此可知,两人有过真诚的誓约。

时隔不久,姜夔再次来到合肥,但自此他再也没有见到女子。之后他作了《凄凉犯》《秋宵吟》两首词。在《秋宵吟》中,卫娘何在,宋玉归来,两地暗萦绕词人抒发了爱情失意之悲。姜夔以宋玉自比,从这几句可知女子可能已经不在合肥了,具体的去向白石并不知晓。没有见到朝思暮想的恋人,白石于这一年的秋天在南淝河坐船,失望地离开了合肥,后来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两处沉吟各自知

虽然离开了合肥,但江淮大地仍然是白石魂牵梦萦的地方。41岁时,姜夔的朋友范仲讷要到合肥,白石写了《送范仲讷往合肥》三首诗给他,第三首云:我家曾住赤阑桥,邻里相过不寂寥。君若到时秋已半,西风门巷柳萧萧。小帘灯火屡题诗,回首青山失后期。未老刘郎定重到,烦君说与故人知。白石对失约感到深深的遗憾,诗中的故人,应是指合肥女子。也许友人并未给白石带来女子的确切消息,第二年,42岁的姜夔打算亲赴合肥,但到最后一刻还是未能成行。

尽管已不可为,白石还是难忘旧情。在43岁时,白石又写了好几首与合肥女子有关的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合肥情诗当中非常感人的一首是北京军海医院贵吗其感梦而作的《鹧鸪天 元夕有所梦》: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李睿分析,姜夔性情流露,这就像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其实不是不思量,而是整天在思量,反而不需要特地去想念她了,是非常深沉感人的情感。

清空一派自风流

李睿教授表示,姜夔作品的气象和时代风云以及个人际遇也密切相关。如果完全不求功名利禄,也是可以长相厮守的,可能他还是有所向往,中年以后还是希望朝廷重用他,朝廷也给过他机会,特许他直接参加进士考试,还是他没考上。

李睿觉得,姜夔比较妙的地方,在于作为流行歌曲的脚本歌词中,融入了非常深的个人印记,他把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和感情的付出结合得很好,清空骚雅又为老百姓喜闻乐见,辛弃疾也很看重他的才华。夏承焘先生认为白石的合肥情词体现出一份孤往之怀,就是摒弃功利目的的一往情深。

而说到姜夔作品的总体风貌,李睿觉得,姜夔在宋代的词史上有一个独特的地位。在苏辛的豪放词派和李清照秦观婉约词派之外自成一家,清空一派,婉约空灵不失豪放,在整个宋代词坛有特别的地位。

合肥客梦有处归

李睿教授表示,姜夔虽然不是合肥人,但他的诗词中流淌的合肥元素,让人们感到合肥就是他的第二故乡。他留给合肥的,不仅是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也保存了一页古代合肥真实的城市记忆,提高了合肥在文化史上的地位。

李睿表示,合肥学院老教授许有为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撰文提出要挖掘姜夔文化资源,合肥学院吴莺莺教授在夏承焘先生的基础上进一步考证姜夔的生平行迹,撰成《姜夔与合肥及交游考》的专著。合肥还成立了姜夔文化艺术研究干事会,梳理姜夔与合肥的关系。干事会成员、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的丈夫王冠亚先生还写了五集电视剧本《暗香疏影赤阑桥》;干事会成员、作家侯露也写出了折子戏《魂断赤阑桥》。新近出版的《合肥通史》对姜夔作了专门介绍。姜夔文化艺术研究干周口市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事会的吴金华先生说,姜夔文化研究会正在筹备成立中。我们相信,在传统文化复兴的大背景下,对白石的研究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手机客户端记者蒋楠楠/文 陈群/图

友情链接:

铺胸纳地网 | 住哪网怎么样 | 经常洗脸好吗 | 电焊机接地 | 武汉天河电影城 | 复原卡托 | 衡水中学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