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木制陀螺 >> 正文

【丹枫】医生的荣誉(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李主任是一所“三甲”级医院有名的“一把刀”,他所领导的科是这所医院患者最多最重要的科。

医生不但收入可观,还受人尊敬,但这一天到晚的忙和累,也是做医生这辈子最大的缺憾。因为他的水平高,找他看病的人自然就多了;他看的病人越多,经验就越丰富,水平就越高。他这辈子,注定要在这个循环中越陷越深了。李主任也困惑——这病人怎么就越治越多呢?

早上上班这会儿,医院人最多、事最多,电话也最多。来电话的基本都是熟人,找李主任无非就是什么亲戚、什么朋友的谁谁谁,得了什么病,找他帮忙看一看,或是找他跟别的科打招呼。

这不,他刚坐椅子上,扔在桌子的手机又响了。李主任拿起来一看,显示的是一串手机号码,接起来,信号还不太好,隐约听到我是王什么,上次跟你说的什么朋友有病,一会来找你,多帮忙之类的。

李主任想不起这个王什么,这也是常事,便随口答应着:“哦,好好,来吧来吧,我上午在这。”李主任挂了电话又扔在桌子上。

这时本科主治医师小丁进来拿起电话说:“谁找我呀?”

李主任忽地明白,摸摸自己的兜,原来自己的手机在兜里,刚才接的,是小丁的电话。

“偏偏买和我一样的电话!”意思是接错电话不怪我哟。

“那,谁找我呀?”小丁打开电话一看,号码不熟悉。

“一女的,说,今晚老地方见!”李主任面无表情地说。

“主任,你也学会使坏了是不?”小丁说着,嘴角闪出一丝坏笑,意思是说:“跟我玩这个,你可差远了!”

“有个姓王的,说一个朋友一会来看病。我以为是找我的,就答应了。”李主任是一本正经的性格,他知道斗嘴是斗不过小丁的,赶紧言归正传。

“哦,有这事。那,就辛苦您了!”

“滚一边去,人家找的是你的。我只是替你接个电话。”李主任感觉到,身边有小丁这么个活宝也挺好,紧张和疲劳中能缓解和放松一下。他接着说:“你说这看病,本来挂号、排队就可以了,偏偏要来个电话请求关照。没有熟人就不关照了吗?没有关系的就不往好了医治吗?这是一种什么心理呢?”

话音刚落,一个外省份市的宣传部长给他打来电话,说有个孩子叫王子浩,得了很奇怪的病,在当地没治好,找他帮忙。李主任想了半天才想起这个张部长来。这个张部长也是来这里看病认识的。之后,张部长出差到这里,总是给他带些家乡特产。李主任不要,但张部长也不愧是宣传部长,说出的话总是让他无言以对,最后放下东西走了。

再后来,张部长说:“咱们可是好朋友!”

李主任没办法只得应承下来:“对,好朋友!”

张部长来电话求他的事,他满口答应,倒不仅仅是他们之间的“朋友”感情。哪个患者来,他能不管呢?

李主任刚撂下电话,一个刚接了电话的护士跑过来说:“办公室通知你去开会呢!”

李主任忽的想起,昨天就通知他今天要去开全医院的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他们科今年还得先进,要上台领奖的!早晨这一忙,就给忘了。但当他想到病房那些患者及家属渴望的眼神,他真不想开,更主要的是他最烦开会了。他在不大的医生办公室里转了两圈,挠了挠头,发现小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便冲着隔壁喊:

“小丁,替我开会去,跟领导请个假,就说我走不开。”

小丁过来,嬉皮笑脸地说:“我不去。我级别不够,去了少不了挨损!”

“咱们得先进了,有奖品,归你了!”

“啊?有奖品?既然有奖品,那挨损就挨损吧。哦,对了,我那朋友的朋友,一会来看病……”这小丁干活麻溜、勤快,业务也好,就是嘴贫。

“交给我了,你快去吧。”

本来安排徒弟做的手术,他又亲自操刀了。这不,眼看过了吃饭的点儿,李主任才从台上下来。还好,老婆知道他工作的特点,给他买了保温饭盒,同事早已给他打好饭放在那了。

李主任三下五除二填饱了肚子,转身便忘了自己吃的啥。这忙忙碌碌的一上午并没觉得累,现在歇下来,反倒有些困倦。他仰在椅子里一歪脖儿便进入了梦乡。他也就睡了几分钟,便忽悠一下被敲门声惊醒。

李主任已经习惯了。他赶紧揉揉眼睛,精神一下,然后去开门。本以为是患者,不料却是小丁。

“破坏老子好梦的怎么总是你啊?”

“怎么?梦见来电话那女的了?”小丁说着,拿起李主任的饭盒,到洗手池那去洗涮。

“好梦还没开头呢,你就来了。别涮了,看看谁出门诊呢,患者多不多。有个会诊会要晚上,现在正好有时间。”

“下午你就歇歇吧,别总是对我们不放心!”

“其实你们真的都不错了。说实话,看你们进步我很高兴。”李主任这话是心里话,有些手术,他已经让徒弟主刀了。

“那你还有啥不放心的?”

“有啥不放心的,我只是闲不住。”

“对了,上午开会领导讲话表扬咱们科了。”小丁说着,把饭盒放进柜子里,用手敲着柜门对李主任说:“走时别忘了,忘了明天没饭吃。”

“忘了就吃你那份呗。”小丁的饭李主任没少吃,他还常夸小丁媳妇手艺好。这么做一半是发自内心的心里话,一半是对人家的感谢。

“你猜发的什么奖?”小丁出去又回来,拿来一块镜子:“看,怎么样?”

镜子不大,上面印满了字,什么某某年度、什么授予先进标兵、又是医院党委和医院落款、还有日期。

李主任看了一眼,指一下洗手池说:“正好没镜子呢,挂那吧。”

小丁拿着镜子在洗手池那一比划:“不行啊,挂不上。”原来,这当奖牌用的镜子一般都是横开的,也就是说,宽大于高。而这洗手池上面这地方,上下空间大,左右空间小,所以挂不上。

“竖着放,真笨。”

“竖着放倒是正好,可是,镜子上的字就全躺下了,太难看了吧。”小丁用期待的眼神等着李主任做决定。

李主任站在镜子的对面仔细端详:“这字要是横着看是难看。”李主任无意中想看看镜子中的自己,谁想这镜子上全是字。他忽地来了灵感:“把镜子上的字用刀刮掉!”

“高!实在是高!”小丁竖起了大拇指。

李主任也高兴地笑了:“这就是你下午的主要任务,一定要完成好!”

3

院领导孙书记,是医院党委副书记,但是大家都称呼他“孙书记”,没有“副”字。

这天下午,孙书记到李主任这个科来看望一个生病住院的朋友。完事时正好路过主任室和医生办公室。李主任领导的这个科是院领导认可的,也是全院上下服气的,当然孙书记也是满意的。孙书记来到了被评为先进的单位,心理自然也很舒服。

“上午开全年大会,给这个科发了奖牌,全科上下应该是怎样一幅欢喜的场面呢?”孙书记心里想着,这屋看看,那屋瞧瞧,大家的神情和那句“孙书记好!”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当他来到医生办公室时,发现年轻的主治医师小丁正在用刀刮奖牌上的字。孙书记大为震惊:“你干什么呢?”

“我……哦,孙书记。”小丁拘谨地站起来,贫嘴的劲也没了。

“你在干吗?”孙书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哦——,这字照镜子碍事,所以……”小丁知道孙书记是院领导,他不敢说是李主任让他弄的。

“这奖牌是医院和院党委对你们科工作的肯定,是你们的荣誉!不是给你们照镜子用的!你怎么想的?”孙书记不自觉嗓门大了起来。

科里的人围了过来,但谁也不敢吱声。患者没事也过来凑热闹,不知道的,以为又起医患纠纷了呢!李主任听到吵闹声感觉不对,回来一看,孙书记正在大训小丁。

“孙书记来啦,您别生气,来来,先坐这。”说着,让过一把椅子:“小丁怎么了,又犯什么错了?”

小丁用手挠挠头发,顺便挡住脸,没言语。

“你看看他,上午发的奖牌,这会就弄成这样了。”孙书记并没理会李主任让过来的椅子。

这小丁弄了半天,才刮了两三个字,还没弄利索。这字实在是难刮,小丁正泄气想请示主任不弄了,正好孙书记来了。

李主任一看,明白了,赶紧解释:“是这样。这镜子,哦,不。这奖牌,挂在那儿,横着放,放不下,竖着吧,字就躺下了。所以,我就让他把字弄掉。是我让他弄的。”

“你这主任也糊涂!你们不珍惜荣誉也罢,但你们对医院和院党委得有点儿起码的尊重吧!”孙书记的火气并没有因为李主任的解释而减小。

李主任是一个有水平、有名望的科主任,在医院的“四梁八柱”中也是靠前的,因此医院的领导对他也是礼让三分的。没想到孙书记今天对他这么不客气。他也火往上撞。但转念又一想,谁让咱错了呢,人家是领导,算了。

“好,我错了,向领导检讨。这奖牌吧,也没地方挂,正好我们还缺个镜子,就想当个镜子用,没想那么多。我们这个科吧,平时也太忙了,即使挂那了,谁有时间欣赏它呀?”

“你这是什么话!有技术、有名望,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是不?尾巴撅天上去了是吧?你不是没时间欣赏,是不稀罕对吧?”孙书记越听他的话越不顺耳。

围观的患者及家属拿这吵吵嚷嚷当成了解闷的事,当听到“撅尾巴”时还发出了笑声。

李主任的脸挂不住了,火也压不住了:

“给那么个破镜子,有个屁用啊?能当药吃啊?能当仪器用啊?能给患者治病啊?”

孙书记气得脸色铁青:“我向党委反映,收回你们的荣誉!”

“给给给,拿回去吧!”李主任也不让步,拿起奖牌递向孙书记。

孙书记当然不会接过去,李主任端着也不想拿回来,干脆一松手,“咣——”摔了个粉碎。

孙书记瞪圆了眼睛。李主任反而一笑:“没拿住!没拿住啊!”

这一下午,患者也没看,会诊也没去,惹了一肚子的气。孙书记与李主任吵时科里的人谁都不敢插嘴。孙书记走了,大家围过来纷纷劝李主任。摔碎的玻璃收拾干净了,李主任也没吃着亏,气渐渐消了许多。

“主任,咱们是不是惹祸了?”小丁凑了过来说。

李主任一想,吵归吵,摔碎奖牌确实不应该。这要是让院里领导抓住把柄收拾自己该怎么办呢?想到这儿朝小丁一瞪眼:

“那你怎么不拦着我!”

“谁知道你真摔啊?”

“你这臭嘴!去,到手术室,拿一套针线来。”

小丁信以为真,边往外走边问:“你要干吗呀?”

“干吗?把你这不把门的嘴缝上。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关键时候不会说话了?‘没拿住’,‘没拿住’听着没!”

小丁一下被逗乐了:“噢——明白!”

“明儿咱自己买个镜子挂那!”

“好嘞!”小丁答应着,但这事,他却并没去办。

风波过后,应该是一场更大的风波,李主任等待着。但这场风波却迟迟没有出现。

4

第二年的这个时候,院里按常规又召开全年的表彰大会。出乎李主任预料,他们又被评为先进。这次,李主任没忘去开会,并亲自抱回一个奖牌。这次的奖牌还是一面镜子,不同的是,这次的字都镶在了镜框上,镜面上没有字,而且这次的奖牌有横开的、有竖开的,根据先进单位挂镜子的位置量身定制。

这天上午,李主任又亲自上台做了两个手术。中午他照旧是吃一口自己带的饭,然后在椅子上打个盹。不同的是这次小丁没来敲门,但他还是醒了。他已经习惯了,几分钟就行,哪有做梦的时间啊。

他盯着洗手池上面的镜子,不,是奖牌,心生几分欣慰和感慨来。荣誉可能是你不想要的,但得来确并不容易。

前段时间,他们这个科竟然也闹出医患纠纷,这可是李主任任主任以来的第一次,而且人家告的就是他这个主任!这个患者及家属相当难对付,这让李主任真的伤了心。他自从医那天起,对每名患者都是倾尽全力、呕心沥血。可没想到,竟然有人反过来告了他。院里是孙书记主管涉法涉诉和对外协调。李主任本以为这次彻底完了,没想到孙书记不但不记前嫌,在处理此事时还表现出了相当高的医疗业务水平和司法水平。纠纷在孙书记的努力下得到公正、妥善解决。

“也许是保证医院的名声和利益不受损失吧。”李主任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对孙书记心生几分尊敬。

李主任工作凭的技术和“良心”,没想到这结果却伤了他的心。他怀着几分惆怅起身出门,走向病房。一抬头,看见了孙书记的背影。

“孙书记!”李主任不自觉地喊了一声。

孙书记回过头,他们互相注视了一会,谁也没说话。

“孙书记!”还是李主任先开了口:“嗯——”

李主任平时不是支支吾吾的性格。孙书记还是不出声,就等李主任说话。

“孙书记,去年的事,我错了,我向您检讨!”

“真心话?”孙书记淡淡地说。

“医患纠纷的事,感谢您。同时这事也让我想了很多。有时光有技术还不行,没有咱们医院这个有名望的平台也成就不了我,没有医院党委的保护也不行。”

孙书记一笑:“你说的对。医院成就了你,医院也连累了你。医患纠纷出在你们科,但问题的根源在医院。”

癫痫患者饮食方面怎么办
癫痫反复发作的危害
成年人癫痫护理小常识

友情链接:

铺胸纳地网 | 住哪网怎么样 | 经常洗脸好吗 | 电焊机接地 | 武汉天河电影城 | 复原卡托 | 衡水中学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