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全球最好听的 >> 正文

【风恋.在路上】你好,冉在秋(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微信

微信的通讯录显示加一,有新好友添加,我习惯性点开,只是因为有不想看到新信息的强迫症,列表里却显示一个熟悉的头像。

刚删除了300多个微信好友的我,竟然同意了。

“嗨,你还好吗?”她发来消息。

“还行,你呢。”简单的回答,一点意思也没有。

“哦!”然后便再无然后。

差不多沉默了好一会,我也再找不到什么消息发给她,她似乎也与我一样,所以互相沉默,却沉默得并没有那么尴尬。似乎因为并没有面对面的聊天,所以忽然的沉默也显得那样的自然而然。

“你肯定不记得我了。”她终于还是说话了。

“当然记得啊,怎么会不记得。”

“我是……冉在秋啊!”她似乎好惊讶的告诉我。

“我知道啊。”依然是淡漠的回答。

差不多又沉静了一会,我将手机放在桌上,然后便拾起了自己的书。那时手机震动了起来,我侧过头看了一眼,她的讯息。

后来的我习惯把手机调整成了震动,所有的联系全凭缘分。

“你不像以前一样了。”冉在秋说道。

“世界在变,我们,也会跟着改变的。”我不知道从哪本书里抄来一个句子,然后给他发了过去。

“好吧,只要变得还好,那就是好的。”

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聊天。

二、那些年

我们一起走在街上,有说有笑,那时法国梧桐的叶子茂盛,夜晚有些温热,我们行走在树荫下纳凉。她说,不如去逛逛超市,买一些零食吧。

那时的我留着长发、胡须,常常把眼睛藏在深深的刘海里,她常对我说,看你那邋遢的模样,难道感受不到这个世界异样的目光吗?

于是我去剪了短发,刮掉了胡须。理发店里她安静地坐在一旁翻看着杂志,不一会走到我身边拿起我的手机问我:

“有流量吗?”

“有,我每月有50M的包月流量,还剩下很多。”

“那不客气了。”她摇晃着手机和我说道,而我却不能回头看她,只是看着镜子里的她微微一笑说道,“随便你了”。

冉在秋坐在那里安静地玩手机,其实我清楚的记得,我的手机早没有流量了,差不多都是用于聊qq。对的,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微信。

几次夜里12点后醒来,从枕头下摸出手机,冉在秋会在那时候发来消息,我便问她怎么那么晚了还不休息。她说:

“没流量啊,所以开了夜间流量包,只有这会还能玩会,所以发消息看你睡没睡喽。”

“没了,刚醒了而已,那么晚了怎么会没睡。”

“既然醒了就陪我聊会吧,反正你也睡不着。”

“恩,可以啊。”

后来,我便和冉在秋聊天,都是12点以后,也开了夜间流量包。我开始早早的10点睡觉,然后在12点的闹钟醒来,冉在秋却一直觉得我只是一个爱熬夜的家伙。偏偏有时候人就是那么奇怪,熬夜不为别的,只是为了等一个人的讯息而已。

三、巧克力

漫步在街上,冉在秋穿着高跟鞋,哒哒地跟在我身后。我却达拉着一双拖鞋在她的面前慢悠悠地走。

冉在秋的零食又吃完了,还有她的营养早餐,我刚吃完与他一起在上一个路口买的葡萄,她又嚷嚷着说我们去逛超市吧。

差不多有时两个小时的时间在超市里来来去去,我把钱包递到她的手中,然后说自己去结账。她接过了我的钱包,却付了自己的钱。而我在那个时候顺手拿了一个德芙,7元。记得我还有10元的零钱在身上。她提着零食走到储物柜那里拿包的时候,我付了德芙的帐。

走出超市,我顺手接过她手中的东西,一箱特伦舒的牛奶,还有一袋子的零食。冉在秋调皮地走在我的一旁。我说:

“嗨,在秋,东西有些重,能不能帮忙拿些轻点的。”

“好啊!”她回答得异常的爽快,伸出一只手来准备接过我递给她的东西。我把零食和特伦舒换到了左手上,把右手向她伸去。

然后我触到了她的手指,温凉如玉。

“你干嘛。”冉在秋一下子缩回了手,转头问了我一句。

“这只手最轻喽。”我俏皮的回答她。

“切。”她鄙夷了一下,然后向前走了两步。

“哎,在秋,要不你拿这个吧。”

“什么?”她站住了,然后回头看我,而那时,我把德芙巧克力给他递出去了。她伸手接过去了,然后对我说。

“可是,我不喜欢吃这个。”

“呃,你在想什么,我是给自己买的,没看到我两只手没空,撕不开包装么?”我一下子话题一转,对她说道,毕竟觉得,或许送她巧克力,她觉得尴尬了。

冉在秋撕开了巧克力的包装,然后又递给了我,而我接了过来,大步向前走去,然后慢慢地吃了起来。

冉在秋的步子开始慢了下来,因为高跟鞋磨脚了。她在后面喊我慢一点,等他。我把巧克力的包装纸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向她走去。

“鞋子磨脚,脱了吧。”我把拖鞋放在他的面前,然后两脚踩在地上。她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我,然后说道。

“不会吧,你要和我换鞋。”冉在秋还在不明所以,我已经推搡着她赶紧穿上我的拖鞋了,然后一只手提着她的两只鞋,光着脚向前走去。

冉在秋达拉着我的拖鞋走在我身后,像个小兔子一样只差没有拽着我的衣角,而她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我走在路上的光脚板。

我一直不知道,她把我这样的行为理解为另类。只是那时我觉得,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光着脚走在路上没什么,只是长大成人以后再这样那就会贴上许多标签了。

可是,我还是喜欢这么走在路上,那个时候,最接近自然。

四、城市

后来,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也不在夜里12点后聊天,那时也很少打电话。或许因为话费贵了些,或许因为我们都比较忙了一些。

我把手机上天气预报的城市,设定成了她所在的城市。

所以,当我这里倾盆大雨的时候,我会告诉她记得带遮阳伞,天气热。

当我这里万里无云的时候,我会告诉她不要出门,那边有台风要来了。

那年的冬天我冷得缩在被窝里,然后和他聊热带的冬天可以穿短袖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

……

后来,也知道了她那座城市很多外卖的电话,她有时候很懒,然后我便千里之外给他定了外卖。开始在网上看许多零食,买三只松鼠,买一些礼物,所有的只是为了送给她而已。我通过网络,生活在另外一个我从来没有到过的城市。

好像,我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样过,却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从一开始认识到分隔两座城市,没有想过要在一起,或者会在一起。更或者无比坚定的明白,我们终究不会在一起。

但是有些事,还是没有缘由的去做了。

我辗转奔波流浪,有自己的远方和梦想,换过几个城市,换过许多的地址,但是淘宝,美团……那些APP里都还有着她的地址和联系电话。甚至于后来彼此再无讯息以后。忽然给自己定一个外卖,显示的默认地址却是她的,快递小哥要奔波几千公里,而我却只是淡然一笑,没有下单。

很多东西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丢了,走丢了一些朋友,走丢了一些情感,也走丢了自己的青春。

五、电话

以前的我和她,开了夜里的流量包聊qq,舍不得给彼此打电话。那时的流量很少,话费也很少。好不容易聊天,总是长话短说,偶尔打的电话,都是约着去哪。

后来,我换了号码,无限流量,无限语音,却再也没有以前那样的心情,再去联系她了。

最近的一次联系,我走在街上,是一个夜晚。11点49分,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那时一个人走着,遇见一个姑娘迎面走来,我看见那个姑娘微微一笑,嘴唇的模样好似见到了那些年的她。

于是我打了电话。

“知道吗,刚才遇见一个姑娘,笑起来的时候,嘴唇和你一模一样。”那是离十二点以后还有几分钟,记得很多年前,我们畅聊的时间都是十二点以后。

“真的吗?还有这么巧的事啊,快去偷拍一个照片给我。”

“偷拍,你在想什么呢,这个点你让我去偷拍一个姑娘,会被当成流氓打死的。”

“没关系了,反正你不常说你就是一个流氓吗?”冉再秋还是俏皮地笑着回答道。

“你可真无聊,嘿,我才不去呢。”

然后,似乎再无话聊,曾几何时,不曾想过我们在未来的某一天,也就是现在也会有那种话已说尽再无话聊的时候。

“哎,冉在秋,其实,有一句话一直都没有对你说。”忽然沉静之后的空气,气氛格外的浓重,那时电话的听筒里,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冉在秋顿了一会,忽然认真说道:

“你是想说,对不起吗?我不要你说对不起了。”

“呃……”

“难道不是吗?”

“我去,什么跟什么。”我一下子没转过弯来,冉在秋便把气氛又变成了搞笑的味道了,我只好附和着她的有趣回答着。

“不是了,是想说,我喜欢你。但是。”

“什么?呵呵,我就知道,你要么想说对不起,要么想说喜欢我。”

“不对,现在说,或许应该加上一个字了。我以前喜欢你。”

“你加了两个字,以前。”冉在秋又笑了。

“呃,我曾喜欢你,行了吧。”瞬间对冉在秋迟到的告白,在她一度的闲扯之中,变成了玩笑,也变得有趣了许多,至少她还是能像以往那般笑得如此开心的,于自己的内心中,却是莫大的安慰。

然后又是互相沉默的几秒。

“哎,以后还能遇见吗?”冉在秋忽然问我,似乎在问一件关于未来的事。我顿了顿和她说道。

“还能遇见吗?不了,还是不要再遇见吧。”

“为什么?”冉在秋疑惑。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们说过再见,说好再见就不要再见了。”

“恩,好吧,再见。”冉在秋安静了下来,轻声地和我说到。电话那边想起了嘟嘟的声音。我对着话筒一遍又一遍的说道。

再见,再见,再见……

声音越来越小,直到连自己也听不到。

我看着挂断电话后显示的时间,11点59分。

终于,我们的聊天再也等不到12点以后。

癫痫病和精神病的区别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哪里治羊角风好

友情链接:

铺胸纳地网 | 住哪网怎么样 | 经常洗脸好吗 | 电焊机接地 | 武汉天河电影城 | 复原卡托 | 衡水中学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