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如何锻炼肌 >> 正文

【筐篼文学】做条快乐的小鱼就好(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我叫你吃,我叫你吃,看我今天不打死你……”窄窄的田畻上,居小鱼一手挥舞着竹枝,一手狠命地拽住拴在老黄牛鼻孔上的缰绳,气得两眼直冒青烟。

这已经是老黄牛第N次偷吃田畻旁边稻田里即将收割的稻谷了,前几次,因为目居者的告状,居小鱼已被大伯骂了个狗血淋头。

“合着就只会欺负我,谁让你要我放几头牛。”好几回,瞪着正在谩骂自己的大伯,居小鱼的抱怨就差没出口。

这回,铁定又是要挨骂了。这不,不远处割稻的芹菊婆这会还在一直盯着自己瞧呢。

“我咋就会生在这个鬼山村里呢?真是气死人啦,除了要我放牛,就是放牛。”走在日日踩踏的山路上,朝着路边不知名的树叶,居小鱼狠狠地挥动着自己手中的竹枝。

居小鱼所说的鬼山村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山村。在外人看来,这里除了高高的群山、东一块西一块贫瘠的稻田,很难想象在群山深处居然还住着几十户人家。

十八岁之前,居小鱼就一直生活在这片群山里。除了每年的庙会或是春节能被大伯允许去外公家走走,其它的日子,陪伴居小鱼的几乎就只是大伯饲养的那一头母黄牛,还有母黄牛一年年生的那永远卖不完的小黄牛崽。

如果以为喜欢和这些黄牛为伴是居小鱼的愿望,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用居小鱼的话来说,“我真的好喜欢和你们一样去上学。”这才是她藏在心底的最大愿望。

其实,居小鱼也是读过书的,只是没读几年。“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女孩子,大了还不是要嫁人。”小学五年级后,大伯一句女孩子读书无用的话便结束了居小鱼此后的读书生涯。

如若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说出这句话,也许居小鱼还会记恨一辈子。可这,只是她居小鱼大伯说的一句话。代养之恩都无以回报,她居小鱼又岂能要求大伯再供她一路求学呢。

“爸,您为什么要那么早就离开我。妈,您又为何丢下我不管呢。”心情烦闷的时候,躺在和奶奶同睡的那张简易的旧木板床上,居小鱼也会恨恨地伤心落泪。

原本居小鱼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是没什么印象的。只是后来从族人的口中听多了,才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三岁的时候,父亲生了一场绝症撒手人寰。不久之后,母亲把她丢给奶奶随即改嫁外村。再后来,就是死了媳妇的大伯收了她为养女。

毕竟还是有奶奶和大伯的,每天就这样三人共同生活,共为依靠,按说也还是个不错的家庭。可随着年龄的慢慢增大,居小鱼发觉自己的生活根本就是死气沉沉。

年迈的奶奶也许是历经了丧子之痛,几乎把所有的气都发在了居小鱼的身上。每日里不指着居小鱼骂上几句“扫把星”就算不错,要指望奶奶像别人家的奶奶一样疼爱孙女,那简直就是六月天下雪,绝不可能。

而大伯,虽说看似已将自己收为养女,可除了发挥她居小鱼放牛的能力外,也没见大伯会和她说上一句话。

“我简直就是他们雇养的小工。”和同伴们在一起打闹的时候,说到奶奶和大伯,居小鱼除了气愤,还是气愤。

日子就这样天天在放牛中而过,从开始放牛的那一天起,到十八岁后居小鱼出嫁离开,那被居小鱼放大的小黄牛到底有多少头,恐怕谁也没有计算过。而换句话说,也不用去算,感觉居小鱼生下来就是为了替大伯来放牛一样。

2.

自打媒人来过几回后,刚过十八岁不久的居小鱼便稀里糊涂地把自己嫁了出去。

没有太多喜,也没有任何悲。只是感觉终于要将放牛的责任丢下了,从此也许便是一种全新的生活。即使仍是一样要放牛,她居小鱼也不会再放那么多的牛了,就一头,就放一头为自家耕地的牛就好。

有了自己小家的生活到底是不一样了,虽然还是一样生活在农村,干的活也还是农村里那些一成不变的农活。可居小鱼自由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可以自作主张的自由是以前一直放牛的居小鱼从未有过的。

“袁木,我们今年多种一些西瓜吧。”

“袁木,你不是会养鱼吗?要不,咱今后就承包村里的水塘来养些鱼,肯定会赚钱的。”

刚结婚那会,居小鱼信心满满要和自己的男人袁木创造一种全新的幸福生活。而袁木,原本就是一个头脑灵活的农村小伙,这会有了居小鱼的支持,更是放开手脚干了开来。

但那毕竟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农村,相比于今天,居小鱼和袁木共同奋斗的结果也只能是说生活上还过得去,并未能如想象中的能够赚到太多钱。

如果不是那场花了钱又耗了精力的不孕不育事件,也许如今的居小鱼和袁木也会是一对普通的孩子已经老大的夫妻了。

时间一晃就是五年。这五年里,真正让居小鱼开心的日子也就那么一年不到。自打居小鱼嫁给袁木之后,因为总不见居小鱼有任何动静,村里一些爱饶舌的妇女开始悄悄地四下议论,说是恐怕居小鱼不能生吧。一时间,弄得袁木的父母心里窝火难受,自然,此后的居小鱼便动不动就有了来自公婆的不悦脸色。

“百顺孝为先,无后乃为大。”一个连孩子都怀不上的女人,此后还有谁会搭理你。

“袁木,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也许真是自己哪里不对,一年后,居小鱼开始有点怕了。

“也许是怀得晚一些。没事,等等再说。”刚开始那会,袁木并没任何不是,反倒一把安慰居小鱼等等再说。

转眼一年又成了过去,这会居小鱼是真的怕了,而袁木也开始感到有些不对。

“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做做检查,看是不是有什么毛病。”这一次,袁木没说任何话,带着居小鱼就上了省城一家专看不孕不育的医院,让医生给居小鱼做了个全面的检查。可结果一出来,居小鱼的身体却并没一点毛病。

“袁木,要不……你也让医生看看吧?”看袁木一脸茫然,居小鱼忍不住试探着询问。

然而,当袁木的检查结果也出来后,真的是让居小鱼既高兴又纳闷:既然我们都没有任何毛病,可为啥就怀不了孩子呢?

日子一晃又过了三年。这三年里,居小鱼和袁木又去过几次医院,而且还听从父母的安排吃了好些乱七八糟的补药,可结果依然不见居小鱼有任何动静。

“我看她根本就是不会下蛋的鸡。”“肯定就是她不会生了。”这次,居小鱼觉得人生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对居小鱼和袁木这样怀不了孩子的家庭来说,则是长到了尽头。

村里是再也不愿意呆下去了,鱼塘也没兴趣再承包了,好在外出打工的浪潮越来越高涨。几乎没有任何想头,居小鱼和袁木双双踏上了去往沿海城市打工的征途。

3.

又是一年过去了,居小鱼还是居小鱼,而袁木却已不再是袁木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袁木和居小鱼以外的一位女人好上了。原本居小鱼还想闹袁木一个天翻地覆,可谁料,当居小鱼还没来得及发作时,袁木竟带着那个肚子已腆得老高的女人向居小鱼示威来了。

看袁木一脸的幸福模样,居小鱼觉得恶心到了极点,然眼前明摆着的事实又让自己无话可说。

半年后,和袁木彻底告别后的居小鱼在媒人的介绍下胡乱地找了一位男人组织了另一个家庭。

这次,居小鱼对人生已不再有任何憧憬了,只想静静地过自己平淡的生活。

然惊喜却偏偏在不经意中来临。多年不能怀上孩子的居小鱼这一回居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怀上了孩子,历经十月怀胎之后,居小鱼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

若在袁木家,居小鱼能顺利诞下一子,该会是如何的兴奋。而在如今的这个家庭,女人怀孕生子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生个儿子有什么了不起,谁还不会生啊。”当居小鱼打起精神要把新的生活好好过一把时,不曾想这样的话竟会出自婆婆之口。

是啊,就拿居小鱼的婆婆来说,还不就是儿子好几个,女儿也好几个,有啥好稀罕。想当初,他们家能看上居小鱼,还不是因为自家儿子一没固定工作,二又实在太没脑子,是个难娶媳妇的憨儿。倘若居小鱼的男人能和居小鱼男人那几个都有单位的兄长相比,她居小鱼又如何能进得了他们家的门。毕竟,相比于居小鱼,他们家的儿子好歹也是个吃商品粮的城里人呢。

自古婆媳就难相处,而今碰上这样的婆婆,居小鱼认了。谁让自己命苦,除了认命,忍气吞声和婆婆共处一室,居小鱼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可忍得了一时,却忍不了一世,这是居小鱼之前没有想到了。

摊上这样的婆婆是没办法,那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男人身上了,哪怕男人是个毫无主张的男人,居小鱼也还是希望他能帮自己一把。

“正明,你看我们出去租房子住吧,跟你妈在一起我实在过不下去。”明知说了也是白说,可居小鱼还是想试一试。

“要租房子你自己去租,我是不会出去住。”面对眼前软弱的男人,居小鱼气得再也懒得开口。

“妈,要不,您还是跟我一起住吧。省得正明家太挤,你们在一起也不是很方便。”那日,居小鱼男人一位在某局上班的兄长倒是还算怜惜居小鱼的难处,欲从中帮兄弟一把。

“除非我死了,要不,这辈子我哪也不会去住,我还要在家好好照顾正明呢。”那一刻,听了婆婆生硬得刺耳的回答,居小鱼的泪水忍不住扑漱漱地往下掉,合着自己在这个家根本就是个外人。

一连三年,居小鱼便在这个由两个房间和一个厅堂加起来还不到三十平米的小平房里度过了一天又一天难挨的日子。

一次,常年在工地打工的男人从高高的木架上摔了下来,所幸除了一只眼睛视力稍有减退和一些皮外伤外,并无生命危险。

待男人伤势略微好转之后,还是居小鱼男人家的那位在某局上班的兄长出面交涉,最后总算为男人从工地老板那要来了几万元的伤残补助款。

原本以为有了这几万元的伤残补助款,日后的生活会过得更为轻松些。可令居小鱼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几万元的伤残补助款最终却成了她婚姻再次走向尽头的导火线。

4.

当男人那几万元的伤残补助款攥在手中的那一刻,居小鱼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把居住的三十平米不到的平房给翻盖成上中下三层的小楼。那样,待房子建好后,自己便可以和婆婆分住在不同的楼层,而且等将来自己的儿子慢慢长大,还可以有一层独立的学习和生活的空间。

起初,居小鱼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后,婆婆还有些反对。但后来也许是怕居小鱼会藏了那笔钱不拿出来贴补家用,便又满口赞同。

因为房子不大,没出几个月的时间,居小鱼一家便如期入住了新居。虽然这样一栋窄窄耸立着的新居看上去有点怪异。但和之前相比,确实是让居小鱼一家住得更为宽敞,更为自由了。当然除了男人那些伤残补助款全都成了别人的之外,居小鱼也还欠下了不少外债。

接下来的日子其实过得还是比较顺利,倘若老太太的嘴巴能够说话好听点,倘若居小鱼的男人正明能够开开窍哄哄居小鱼,又或是倘若居小鱼不再和自己斗气,也许,居小鱼便不会彻底从那个家中出来了。

“妈,明天我就去厂里上班了,小路还是您带吧。”面对新居建好后已是手头空空的家庭,居小鱼不得不把儿子托给婆婆照看,自己则开始出去寻找活计。

也许是尝到了住在新居的新感觉吧,这回,居小鱼的婆婆二话没说,便承担了给居小鱼带儿子的任务。

做手套的厂子离居小鱼住的地方并不是太远,但却是一天到晚让居小鱼不得清闲。几毛钱一双的手套加工费从早忙到晚,一天也赚不下十几元钱,且厂子里还三天两头就没事干,一个月下来,居小鱼拿回家的也就不过几百元钱。

孩子吃奶粉要钱,一家人正常的一日三餐要钱,水电费要钱,几乎每天打开门就要二三十元的开支,就居小鱼这点钱还不得省了又省。

幸好居小鱼的男人正明还和以前一样每个月也能赚个几百元钱,否则,居小鱼真的不知生活该如何下去。

可惜,这样的景况也没能太长。半年的时间不到,居小鱼所在的那家手套厂因为没有订单,老板不得不关了厂子走人。自然,居小鱼也不得不闲坐在家了。

“看你,就是你好面子要做什么新房子。现在好了,吃个死都没得吃了,看你还要不要再住新房子。”

“你就是个扫把星,看,你没嫁来时,我们一家什么事也没有。现在倒好,连我儿子的命差点都没了。”

“孩子以后你自己带,我没有给你带的任务。”

看居小鱼天天在家赚不了钱,居小鱼的婆婆开始回到从前了,动不动就指着居小鱼谩骂。

“不带就不带,看你死了,我儿子会不会大。”那次,居小鱼气不过,便也狠狠地顶了老太太一回。

此后,谩骂和争吵便经常在居小鱼和婆婆之间展开。每次,心里窝了一肚子火的居小鱼都希望男人能从中调解一番,甚至是来安慰安慰自己。

这样的事要放在正常的男人身上,指不定早就会站在中间来调解好。可居小鱼的男人却不能,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更是让居小鱼气愤。

“本来就怪你,不是你说要做房子,我们家也不会欠钱。”又一次和婆婆争吵过后,居小鱼的男人丢下这句话便再也没开口过。

“你真是死猪头一个,什么事都只会听你妈说。我做房子为谁,还不是为了我们一家能住得好一点。”指着男人,居小鱼气得泪流满面。

就这样的男人,就这样的家庭,谁还过得下去。第二天天一亮,居小鱼便带着儿子出了家门,在离家约二里地的城郊租了一间小屋。

5.

原本只是想解解恨,顺便也气气家中那位老太太和那个猪头一样的男人,可让居小鱼没想到的是,出来容易,而要回去就难了。

似乎消失的只是两团无关紧要的空气一样,一连两个星期,居然不见任何人前来劝解居小鱼回去。

或许是不知道自己和儿子住在这吧。可一想,不可能啊,明明这几天就碰到过住在自己家旁边的邻居,而且邻居还说要让她男人来接她回去呢。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这天,男人终于耷拉着脑袋来了。

“我妈说让我来把儿子带回去。”一句话,差点没把居小鱼气死。

“只是把儿子带回去是吧,滚,你给我滚回去告诉你妈,别想来把我儿子带走。”等待了这么多天,居小鱼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男人二话没说,呆呆地站了一会,便又耷拉着脑袋回了头。

“我是上辈子瞎了眼了,竟会嫁了这样一个榆木脑袋。”这一回,居小鱼铁了心了,再也不想回那个没有一点念想的家了。

时间一过又是几个星期,这期间,居小鱼的男人倒又来过两次,但每一次除了来说还是要带孩子回去,居小鱼的那个死男人就没说过一句让居小鱼也回去的话。

事情就这样僵持了好一阵子,一直僵持到男人的那位在局里上班的兄长知道后来劝居小鱼回去时,居小鱼却没了一丝一毫想回去的决心,更没了一丝一毫要回去的勇气。

考虑到儿子在身边根本就没法出去找活干,倔强的居小鱼最终还是让儿子跟着男人回了家。

“就当将来那个死男人的兄长会照顾照顾儿子吧。让儿子回去,总比呆在自己身边强。”儿子哭着被男人抱走的那一刻,居小鱼只能强忍着泪水自我宽慰。

此后不久,居小鱼和男人去了一趟民政局。之后,居小鱼便又回复到了单身女人的行列。

“唉,离了婚,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一次,和居小鱼同在一起干活的姐妹一声叹息。

“还能怎么过,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就算了。这么多年,我倒是也想和别人一样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可过来过去还是过不下去。”历经了两段婚姻,居小鱼倒像是历经了两场生离死别,对人生有了大彻大悟般的平静。

去年五月,经朋友撮合,已经过了五年单身生活的居小鱼再次投入了一段新的感情。这次,居小鱼不再像从前一样匆匆将自己嫁了出去。而是在经过了一年多的相处后,觉得两人各方面都还算对得上眼,才终于答应了男方的求婚要求。

“这一生什么都不想,就做一条生活得快乐一点的小鱼就好了。”又一次,当一起干活的姐妹再次询问起居小鱼以后的生活想怎么过时,居小鱼淡淡一笑,依旧是一脸平静。

癫痫急救的药物有什么
儿童癫痫病患者有哪些症状
女性癫痫预防方法

友情链接:

铺胸纳地网 | 住哪网怎么样 | 经常洗脸好吗 | 电焊机接地 | 武汉天河电影城 | 复原卡托 | 衡水中学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