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网业分离 >> 正文

【看点】带我去塞伦盖蒂大草原(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2005年的秋天。胡亚峰从中东地区公司调往了集团公司在埃塞俄比亚的项目部,担任项目部的副总经理一职。

那一年胡亚峰四十三岁。四十三岁对许多男人来讲,正是花儿招蝴蝶的好年纪。这个年纪的男人各方面都长开了,正趋于成熟化,渐渐显露出饱满而又耀眼的光芒。这个年纪的男人有了一定的阅历,脸上写满了世故,眼睛里充满了故事,举手投足间都显得老练和稳重。如果长得有几分姿色,又还会穿着打扮,还能保持好身材,在众人眼里基本上就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窈窕淑男。

一米八八的胡亚峰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因为年岁成熟,因为生活阅历,因为长相不俗,因为高大魁梧,从而他是无数人眼里那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许多人对胡亚峰最多的评论便是,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撩人心弦的魔力,使人不能看,一看便醉了心魂,就会想着跟他相好,跟他相亲。但胡亚峰对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魅力浑然不知。

这些年来他从来不注意自己,毫无察觉。打他的妻子郑秀荣五年前死于狂犬病后,他就没有认真对着镜子看过自己,一门心思扑在了想念前妻和工作上。常常马虎了事对待自己,不修边幅,头发凌乱,穿着也仅仅是干净整洁罢了。正是这些年他的不修边幅使得高大魁梧的他一身散发着浓烈的雄性荷尔蒙味道,厚重而又狂野,令单位里那些多情女子们为他深深着迷,狂乱不已。

中东地区公司上上下下约有一千二百多人,来自几十个国家,男女比例几乎各占一半。高高在上的副总职位,成熟单身的粗犷汉子,双重因素叠加下的胡亚峰,无论走到哪里,总会被人评头论足。无论是中方人员,还是外籍雇员,无一例外参与进来对他的外表和身份进行一番交头接耳。议论多了,他便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愈加深刻。那些被他身上独特的气质所迷惑的而又胆子大的女子便主动向胡亚峰表白,要求跟他相好,要托付终身于他。来来去去,算下来大约有十几个自我感觉还不错的女人找过他。可惜,胡亚峰一个都不领情,他把自己封锁了起来。全部拒绝,拒之于千里之外。除了工作的交流外,胡亚峰不接受任何女性带着情感走进他的私人空间跑来跑去。他的私人领地繁花盛开,一片姹紫嫣红,可也只能远观,不对外开放。

被拒绝的女人们不甘心。像胡亚峰这么有男子汉味道的单身男人是五百年一遇的奇葩,就算是碰到鼻青脸肿也不能放过。胡亚峰隔三差五总能收到求爱的信息。胡亚峰为此很苦恼,于是他决定离开单位,申请调往埃塞俄比亚。

当他把这个决定提交给总部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他疯了。放着中东地区公司的副总不干,要千里迢迢跑到非洲的一个小项目部去,脑子有问题。有人劝他,那可是下放啊,对他未来的升迁可是有阻碍的。胡亚峰不管那些了,他去意已决。他一定要去,必须要去,不能再拖延。

总部人事与胡亚峰做了一个深刻的沟通。原来胡亚峰要申请调往埃塞俄比亚,是另有目的。总部经过权衡再三,最后答应了他的请求。纵使他是一个高级人才,也不能强人所难,身心愉快最为紧要。没有了愉快的身心,饱满的精神状态,再高大上的职位也难以让人安心工作,还有可能出现错误,影响大家。

原来胡亚峰要去往埃塞俄比亚是有一个心愿,并非是真正躲避什么单身女性的追求。躲避女性的骚扰,仅仅是一个借口,恰恰好推动了他要离开的决心。否则,以他的性格做一次这么大的决定是很难,很难。

胡亚峰要去埃塞俄比亚,是去完成妻子的一个遗愿。妻子郑秀荣活着的时候有一个最大的心愿,那就是去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大草原。去那里看无边的草原和成千上万的动物,以及放飞自由的灵魂。

胡亚峰的妻子郑秀荣生前喜欢动物,开有一家全北京最大的宠物旗舰店,以及五十多家连锁店。她无数次说过,如果能去非洲大草原亲近动物,这一辈子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看动物迁徙,在草原上放飞自我,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和谐相处,享受独特的原始文化,感受草原日出、日落仙境般的美妙,忘记一切压力与烦恼,完全融入到奇妙的大自然中,感受着人与动物回归的轻松与快乐。

郑秀荣的心愿,打结婚的时候起就说了,说了十二年。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常年四处奔波的胡亚峰忙到妻子离世也没有满足她一次。十二年的一个愿望,成为了一生的遗憾。这个遗憾化成一块巨石,压在他的身上,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胡亚峰常常自责,内疚。后悔没有抽一个时间出来,也后悔自己太迁就郑秀荣了。如果在生活上能够霸气一点,执行力能像工作的时候再强悍一点,别说去一趟非洲大草原,就是一年一趟也过来了。结果,一趟也没有去成,反而失去了心爱的人,造就了她终生的遗憾。

当胡亚峰再次收到一封女性向他求爱的邮件后,他打开了世界地图。胡亚峰也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打开世界地图了。每一次点击开来,都会点击位于坦桑尼亚的西北角和肯尼亚西南角的位置,那里有着世界上动物物种最多,最壮观的大草原——塞伦盖蒂大草原和马赛马拉大草原!

胡亚峰看到埃塞俄比亚所处的地理位置后,他决定离开目前的环境。这一次一定要走了,不能再继续拖延下去。只要去了非洲就有大把的机会去大草原,把郑秀荣的心愿带过去,时常去。胡亚峰算过了,从埃塞俄比亚去坦桑尼亚来来回回的路程也就三五天的事情,一年去个一两趟是没有问题,时间绝对允许。

相对于安全的中东公司和熟悉的环境,胡亚峰不在乎埃塞俄比亚的贫穷和动荡。带着一颗忐忑不安和接近大草原的心,他做出了一个人生中自己认为最为明智的选择。

四十三年来胡亚峰自己几乎没有替自己作过什么主张。从最初的工作和到与郑秀荣结婚,都是在父母安排下完成的。尽管是被安排,胡亚峰倒也乐意接受这样的安排,不用自己动脑子还能乐享其成,何乐不为呢?

郑秀荣是胡亚峰父亲同学的女儿。两个人的父亲均是集团公司领导,官职不小。为了他们两个老男人的事业,双双联姻,也可谓是门当户对。胡亚峰和郑秀荣其实从小见过,但不是很熟,两人都是研究生毕业,走出校门后被订婚,命运被大人们掌控在了一起。婚姻是被安排的,但婚后的胡亚峰还是爱上了郑秀荣。郑秀荣是那种没法挑剔的女人,知书达理,端庄秀丽,聪明伶俐,勤劳持家,勤俭节约。无论在任何时候,她都会软言细语,默默支持丈夫的工作,对家庭的照顾,使吴亚峰对她没有理由不爱她。

十八年前他们还年轻,又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对社会没有过多的见识,听从大人的安排是唯一的出路。结婚第二年可爱的儿子出生,成为了两个成年人的纽带,感情由此升华。小两口子一个在家照看孩子一个出去工作,如千万个家庭一样,生活既幸福又美满。孩子开始进入幼儿园,郑秀荣提出开一家宠物店,她打心里喜欢小动物,也好打发寂寞的时间。胡亚峰同意了妻子的想法,找了双方父母商量买下来一个超级大的门面房,让她去打发时间。从此以后郑秀荣一头钻进了宠物店,几年来的财务专业学习被丢到了一边。

胡亚峰原以为生活会一如往常那样过去,就此一家子人安分无忧的活到老。五年前的噩耗把胡亚峰彻底打垮了。郑秀荣因早前在宠物店被小动物抓伤过,一时大意没有及时打疫苗从而引发狂犬病发作身亡。时年三十八岁,还正是花样般的年华,儿子胡正也才十一岁。

郑秀荣过世的时候胡亚峰已经在中东地区公司工作多年。他没有来得及见到郑秀荣最后一面。等他回来的时候,郑秀荣准备火花了。妻子的突然离世,打击到了胡亚峰,从此封锁了私人领地,容不得别人进来窥探。也不知道是哪个中方人员嘴巴管不住,知道他妻子过世后,把他是单身一事宣扬了出去,致使遭遇到了许多女人求爱的告白。

五年过去。胡亚峰没有走出妻子过世的哀痛。结婚十多年来,两个人早已灵魂相通,两心相印。都说嫁给婚姻的人没有爱情,在胡亚峰和郑秀荣两个来看是一句错误的话。嫁给了婚姻的人爱情一样存在,只要两个人的身心能重叠在一起,还有什么是更恰当的爱情?有趣的灵魂,默契的感应,两个人在一起,有这些就够了。先结婚后恋爱,胡亚峰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白来过。

因为爱情和婚姻。胡亚峰才会五年来沉浸在失去爱妻的悲痛之中无法自拔。妻子生前无数次说过的梦想——带我去塞伦盖蒂大草原,谁知道会成为她一辈子的遗憾。

过去忙工作,忙升迁,忙赚钱,一年到头来都在忙忙碌碌。郑秀荣也不能走开,她的宠物旗舰店养着几百只宠物,几十家连锁店也需要打理。她爱动物,放不下它们,怕有一个闪失。每一只动物都被赋予了爱,她得对它们负责,事必亲躬。为了这些动物,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北京这座城市。跟姐妹们去聚会,临走之前她还要看一眼它们,回来后再看一眼。如此年复一年,从来不觉得累,反而是收获了很多开心和快乐。她用对待小动物的耐心经营着自己的婚姻和家庭,耐心等待丈夫的出去归来。她默默支持丈夫的工作,让他有一颗安定的心在事业上拼搏。胡亚峰也没有让郑秀荣白付出,年年捧回来好成绩给她看。从初级工程师到高级工程师再到地区公司副总工程师,从科员升入到处级,他一路信心满满闯荡过来。他知道自己的成就,是妻子在背后的默默付出,对她感激不尽。

胡亚峰也无数次在郑秀荣的耳边说过,等时间宽裕,把宠物店关闭了,我们就出去满世界转转,去看你喜欢的塞伦盖蒂大草原。

时间宽裕了,何时才是时间宽裕了?胡亚峰自己都不知道。还没有等到时间宽裕呢,郑秀荣已经急匆匆地走了。何时把宠物店关了?郑秀荣狠不下心肠,每每念想涌起,又被否决。一拖再拖,把愿望给拖没了,拖进了另一个世界。

胡亚峰去埃塞俄比亚前,很多人劝他不要去,不要放弃了上升的机会,大好前途等待着他。父母和岳父母也第一时间收到了老部下们的汇报。他们在家里面跟他发邮件聊QQ劝他,他们说别去那边,一旦离开了现在的位置,将来回国后再升迁就难了,不要放着这么好的条件不要,别人是挤破了脑袋都想要爬上去的。如果按胡亚峰目前的职位,加上四个老人家过去的关系网,再升到集团公司的高层领导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但这是胡亚峰目前为止唯一做出的最大的个人选择,过去他没有自己做过选择,这一次他绝对不能再放弃,不管自己的前途会被毁成什么样子,也不管俄比亚的环境多么恶劣,条件多么艰苦,胡亚峰都认了。地区公司有再好的条件,集团公司有再好的职位等待他,他也不愿意再享受。他宁愿冒一次险,给自己的人生做一个交待,四十三岁的年纪,不再是一个小青年,不能再活在温室的摇篮里。

对胡亚峰来讲,什么样的职位对他已经不重要。心爱之人都失去了,要那些虚伪的职位有何用?他现在想要的不过是换一个环境,换一种活法。去接近塞伦盖蒂大草原,带着郑秀荣的心愿,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人生短暂,有多少个十几年?一辈子,或许一眨眼就没了。早已看透人生喜怒哀乐的胡亚峰,借此机会不愿意再等,害怕自己也在某一天突然间离开这个世界,谁知道呢,这变幻莫测的人生。想到这些的时候,他就会想起突然离世的妻子,心肝就跟着疼痛。

胡亚峰是从阿联酋坐飞机直达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然后再转车前往一个叫做德雷达瓦的城市,埃塞俄比亚分公司项目部就在那里。德雷达瓦是埃塞俄比亚第二大城市,靠近吉布提,再往南一点是索马里州,埃塞俄比亚最有争议和混乱的一个州,这些胡亚峰熟记于心。

胡亚峰临走之前做了很多功课,也给自己打了预防针,预备着可能会遇到的情况。真正踏上这个国家以后,胡亚峰的心情还是凉了半截。不发达的景象比想象的要远了整整从迪拜至亚的斯亚贝巴的距离。

所幸的是埃塞俄比亚的气候对比起中东地区来要好了很多。高山叠翠,绿树掩映,空气清新,温度宜人,这些也冲淡了胡亚峰的第一坏印象。

第二天正式工作。可能是受到了上级公司的指令,项目部还给胡亚峰配了一名秘书,很年轻的女孩子,名叫莉亚·奥德梅嘉。原来在行政部做外协,现调给胡亚峰。过去在中东地区公司的时候胡亚峰都没有秘书,来到此有一个女秘书,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但很快,胡亚峰就淡定下来了。这边跟在中东公司不一样,那边各方面人事安排比较齐全,用不着秘书。

行政部经理把莉亚·奥德梅嘉领到胡亚峰的办公室做了简单介绍就走了,丢给他任由打发处置。因为胡亚峰空降至此并没有受到这个项目部人员的特别欢迎,大家认为他来此也只是打打酱油,并不会多卖命的干活,呆不了几天又会离开的。面对新的环境和新的助手,胡亚峰自己也有点局促不安,搞不明白会有多少工作等待他来完成。既来之则安之,听天由命吧!

“你好,我是你的新领导,以后叫我胡先生。怎么称呼你?”胡亚峰首先发话,用一口纯正的英语说道。他手里拿着她的简历,明知故问一下,找找话题感。二十三岁,莉亚·奥德梅嘉,未婚,大学毕业英语专业。

癫痫病是怎么遗传的呢
小儿癫痫病的治疗特点
引发癫痫的病因

友情链接:

铺胸纳地网 | 住哪网怎么样 | 经常洗脸好吗 | 电焊机接地 | 武汉天河电影城 | 复原卡托 | 衡水中学分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