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网业分离 >> 正文

【看点】真情演绎(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人们常说,只要心诚石头也会开岀花来,那么,是小萱萱的心还不诚,情还不深吗?她怀着那样真诚的希望,承受着人间重重磨难,肩负着不是她这个年龄段堪当的家庭责任,可是……

小萱萱不知多少回泪流婆娑地央求:“爸爸……咱俩永远不离不弃!”可是爸爸总是不依。

喜鹊向来都是报喜讯,是吉祥的象征。而这时不合适宜地从天边飞来一只喜鹊,停在一棵桂花树上,朝着爸爸病房喳喳叫起来,透过窗玻璃,小萱萱抹了一把泪,瞧了一眼羽毛黑白相间的“吉祥鸟”,郁闷心情有所释然,正想给它一个飞吻的时候,“扑哧”一声却向天际飞去。

“别走……别走啊!爸爸的病会好起来哩。”小萱萱似乎刚刚捕捉到的一丝精神寄托,却又一闪即逝,莫名心生对喜鹊的怨恨。

“我患得是疑难杂症,治愈的希望渺小,恐怕在世的时日不长了。”爸爸十分淡定。

小萱萱不禁拉开往事帷幕。

那一年的冬天里,是养父也就是现在的爸爸在雪地上捡到了我,照当今话来说,我是一个弃婴,一个襁褓中哇啦大哭的小生命,被生父生母狠心扔了。我一个婴儿在冬天的雪地里,如果不是养父及时发现领回家,不是冻死就是饿死了。

可是,养父把我带回家后,在他们刚结婚不久的夫妇俩心地中,掀起轩然大波,一个死心眼要我,一个说什么也不肯接受于我,直至导致离异,夫人改嫁另攀男人,成为别人的夫人。

从此爸爸的世界一片黑暗,再也未娶亲,我们相依为命,他用无私的爱照亮我的成长道路,给了我全部的父爱。上中学后晚自习,无论刮风下雨,每天都要用手电筒照亮我回家的路。为不让我受委屈,爸爸省吃俭用,满足与同龄小孩一样的条件要求。

养育之恩一生回报不尽,为救治养父,我愿辍学去乞讨,守候病床前照顾尽孝心。

病床上的爸爸,同时也打开了记忆的仓库。

在学校里,一次老师让小萱萱填表写家长姓名时,她只知道父亲的名字,母亲姓名栏目空白。“为什么我没有妈妈?”当时女儿问我时,念她还小怕伤她心,不敢说出她是捡来的孩子,直到去年我患病倒床才说出了真相,十六岁的她伤心过一阵,却仍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儿,因为有疼她爱她的爸爸。虽然父女俩尽管生活艰辛,也快乐并幸福着,只求平平安安,岂料……

“爸都是为你好,能过上属于你的幸福生活,扔下我吧……我已打听到一户好人家,他们愿意收留你……”

“不要,不要……我不要离开爸爸……”

听话……等会他们过来接你……”

“只有跟爸在一起,才有幸福感!”

“我已是这个样子,怎会给你带来幸福?”

“和爸在一起,再苦也甜……”

哪有什么甜可言?这三年来,真难以想象小萱萱是怎么过来的。

那只喜鹊不知什么时候,又停在那棵桂花树上了,似乎通人性,使劲儿唱响了春天的歌声。

小萱萱下意识地朝外面看了一眼,瞅见一男一女两中年人,向病房走来。

“小萱萱,你爸的医药费和陪护费,我们想办法,你照常去读书好吗?”是中年男人真情的内心独白。

“你是……”小萱萱已隐约知晓此人就是……

“真的……跟咱们走吧!”中年女人坦诚的说白。

“我不去,就是不去……”小萱萱内心深处没有感激,反而充满敌视与愤恨。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喜鹊似乎听到也听懂了病房里的对白,欲插嘴搭讪。

也许在药物的作用下,爸爸睁开两块似胶布粘着的眼皮,见女儿眼圈红肿青黑,心疼不已,一阵抽搐,头部感觉到海浪般一浪高过一浪地晕眩,心口又一阵痉挛,脸部饥肉上下抖动,有只温暖湿润的小手在揩他额头上的汗珠,懊,是女儿小萱萱的手,他又恍惚起来……ᅳ会儿他直起了半年多没能动弹的身子,骨节毕露的双手紧紧抓着那个中年男人的肩膀不放,那枯硬无比的指甲深深地嵌进那个男人的肉里,蠕动着嘴唇:

“大哥、大嫂,拜托……”喘了会儿气接着说:“求……求求你们……”

爸爸话未说完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他艰难地用手指着那中年夫妇俩。

“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你女儿的。”

爸爸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如晚霞的潮红渐渐灰白……

女儿见状,心如刀绞:“爸爸,醒醒……我不能没有你。”

那只可爱的喜鹊又飞走了,不知什么时还会飞回来……这时,天空中传来几声沉闷的乌鸦叫声……

后来,小萱萱的生母出现在那中年夫妇家中,想接女儿回自己的家,回到生父生母身边,过上好生活,得到更好的教育。

“你们当时抛弃我,不就是不要我了吗?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你们凭什么来打扰,我只有一个家,就是这里,我有爸有妈,但不是你们。”

“那是谁?”生母想说说当时是因为孩子生得多,难以糊口果腹,这话不假,但更主要原因是重男轻女,才……而小萱萱没容她说出来。

“生前养父委托……我要遵照他的遗嘱,就是对他的无限爱戴……”

生母鄙夷地瞟了一眼那中年女人,然后拿出一张银行卡,说里边有十万块钱,算是感谢对女儿的关爱料理,然后要带走小萱萱。

“让小萱萱自己决定,不过无论她同意走与否,这银行卡请拿回去,钱再多也买不到亲情……”中年男人如是说。

“我不走!”小萱萱毅然决然地说,意志之坚定性格之倔强令生母愕然万分。

爸爸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小萱萱先是独自来到养父坟前祭奠,随着一阵阵凄凉的乌鸦声声叫,又来了爸爸嘱托寄养她的夫妇俩,随后又来了生父生母,再随后又来了一位女士。

“你们不配来我爸爸坟地。”小萱萱对生父生母说道,尔后知道那位女士身份后,咬牙切齿地说:“你……你……应该成为我妈……可你……滚!别沾污打扰我爸!让爸爸在九泉之下好好安息……”

生父、生母和那女士,识相离去。

爸爸坟前还留下小萱萱和她现在的养父养母。想必这会儿爸爸在九泉含笑了……

服用癫痫药物危害
兰州癫痫病治疗技术
成人枕叶癫痫的病因有哪些

友情链接:

铺胸纳地网 | 住哪网怎么样 | 经常洗脸好吗 | 电焊机接地 | 武汉天河电影城 | 复原卡托 | 衡水中学分数线